【林方】有只APP(三)

最近感冒了……心塞塞……

大家也要注意身体_(:з」∠)_

(一)走,(二)走

欺负乐乐有点开心(x

打人不打脸,谢谢大家(鞠躬

下面是三(x

我赶在熄灯前一秒按了发布!!惊心动魄啊!

结果还忘记打tag我说刷林方tag的时候为什么找不到(蠢

现在补上还来得及吗(。

 ———————————————————————————————

“老林停停停!这里左转快左转!前面有家冰激凌店甜甜圈简直棒die!”

“行行行。”

“老林两条街对面的拐角那家小馄饨好吃!我刚登了网站预定了双人座快去吃!”
“是是是。”

“老林等等等等,你右手边有家泡芙店现在不用排队,快去买个吃!”

“成成成。”

“老林那边,快看!盐酥鸡诶打包份回家吃好吗!”

“好好好。”

“老林,你女朋友把你喂的不错啊,最近好像长了点肉?”

“对对——”等等、这画风不对啊?!

林敬言回过神,看见张佳乐坐在沙发上暗笑着看他,他咳嗽了一声,无奈地开口:“佳乐,有事吗?”

“有啊。”张佳乐顺手将桌上的酸奶咕噜咕噜喝完,抹了抹嘴:“林总日理万机啊,我替前台小姑娘来问问你啥时候下班,人家等着约会呢。”他双手抱肩歪了歪头,示意林敬言去看窗外的景色。

林敬言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这才发现外面已经黑蒙蒙一片,大片乌云好像黑暗的帷幕,将天空密不透风地笼了起来,似乎随时都会下起雨来,林敬言站起身走到窗边,眼见着西南方闪过形状诡异的闪电,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响雷像是撕裂了乌云,大雨顷刻间倾盆而下,即使隔着玻璃,林敬言还是产生了被雨点拍打到脸上的错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他看着路上被大雨浇的彻底,四处乱窜的人们,眼尖地发现了楼底停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

“哦,我看等着约会的是某人吧?”林敬言转过身,调笑着对张佳乐说。

“咳咳。”张佳乐脸红了一下,给孙哲平的短信回了个“就来。”,虽然两人在一起已经那么多年,关系也早就不是秘密,但每每被人提起张佳乐还是初恋般的羞赧,好在林敬言也不是外人,他恶狠狠地朝林敬言说道:“我还没说你呢!你今天车也不开,伞也不带,这是等着你女朋友来接你的节奏?”

林敬言被他说得一愣,面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张佳乐见状有些担忧:“老林,没事吧?”

“没事没事,”林敬言笑了一下,脸色缓和了下来,“你先走吧,告诉前台下班就行,我最后锁门。”

“成,”张佳乐拍拍大腿站起来,他头发长长了点,被他顺手扎了个梢,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还有事吗?”

“有。”林敬言笑眯眯的。

“你说。”

“你刚喝的酸奶是三天之前的了。”

“……我靠!”

 

送走了张佳乐,林敬言叹了口气,他的车在几天送去保养还未领回,好在公司离家不远这两天便天天步行上班,现在这种情况别说步行,怕是连出租车都打不到。他靠在办公桌旁,把手机翻了个个,屏幕上静悄悄的,点心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他用指尖点点屏幕,一眼就瞥见左下角有个小白毛球一拱一拱地抖着,林敬言勾勾嘴角,伸手将那小白球拽了出来。

“呜啊!”点心惊呼一声,双手双脚在地上徒劳地挣扎着,终究敌不过林敬言,被他拽到了屏幕中央,只得不情不愿地坐起来,有些心虚地低着头不去看林敬言。

林敬言面上带笑,语气却故作严肃。

“咳咳,我记得今天出门的时候,你可是告诉我今天没有下雨的可能啊?”

并且还义正言辞地驳回了我带伞的提议。这句话在林敬言看到点心的表情后,被他咽回了肚里去。

 

被点到名的点心头低的更低了,他伸出手抓住帽子上垂下来的兔耳朵,临近中秋,系统自动给他换了一身兔子的装扮,毛茸茸,雪白雪白的,睡觉的时候方锐喜欢把双手双脚都缩起来,林敬言就只能看见一个大白团子呼噜呼噜地喘着气,偶尔起了坏心眼用手挠挠方锐的侧腰,小家伙就会迷迷糊糊地蹬蹬腿,翻个身把始作俑者的手指抱得牢牢的,有时还会吧唧吧唧嘴,露出毛茸茸,雪白雪白的肚皮。

 

眼下白团子用小手揪住嫩粉色的长耳朵,屈着膝盖一脸委屈的往前面挪了挪。

林敬言呼吸一窒,心想这系统真是太懂了。

 

“老林……”小兔子唯唯诺诺的伸出肉呼呼的小手去抓林敬言的指尖,讨好似的凑近了去,悄悄抬眼去看林敬言,“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下次我一定认真看天气预报!”

他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低着头做出道歉的姿势,想了想又犹犹豫豫地转过身,去微微低下身子,屁股上的小白尾巴一抖一抖地颤着:“尾、尾巴给你揪一下,老林你就别生气了嘛。”

 

林敬言遭到了会心一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揉揉点心的后颈,将手放在屏幕的一侧,点心嘿嘿笑着,手脚并用爬了上去,在林敬言手心里舒舒服服地躺下

“老林,”点心眼睛明晃晃地闪着,兔耳朵随着笑容摇呀摇,“开窗有惊喜啊!”

 

——什么?

林敬言握住手机,疑惑地走到窗户旁向下望去。

 

滂沱大雨像是在天地间盖了水帘,冷风顺着窗缝挤进来,激起林敬言细细小小的鸡皮疙瘩,枯树枝被风吹打着四处打旋,街上偶尔呼啸而过的汽车甩起水鞭状的雨滴,林敬言眯起眼睛,有什么人站在冷灰色的城市之中,一身黑衣孑然独立,还发动着的机车将水湾吹出滩滩涟漪,他仰起头,被雨打湿的刘海下是明晃晃地眼睛。

 

方锐冻得发红的手指紧握住伞,他露出明媚的笑容,爽朗的声音透过漫天遍地的水汽传到林敬言耳朵里。

 

“林总,约吗?”

 

林敬言一怔,在冰凉的玻璃上留下了模模糊糊的指印。

 

“约约约!”手机里点心手舞足蹈地挥舞着小爪子替林敬言做了决定,他兴奋地看向林敬言,“林大大!YOU JUMP!I JUMP!”

林敬言笑笑,伸手捏捏他垂在肩膀上的耳朵。

“坐电梯,乖。”


评论(2)
热度(54)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