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霸图队长与臊子面

写肉写的我好肾虚!!!(不

 

@寂羽 之前跟太太换无料的肉文,11月一直有考试所以拖到现在了不好意思,还望不嫌弃(鞠躬

 @有颗圆扣子  好女票你看我现在肉文憋得越来越顺畅了……(并没有


私设有,被动出柜向,注意避雷。

HE,HE,HE。

韩张真的好棒但是好难把握啊啊啊

ooc了对不起;w;

———————————————————————————————

霸图队长与臊子面

 

张新杰向右偏了三分,不动声色地躲过了韩文清伸过来的手。

 

西安的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韩文清一手撑着伞,另一手手僵在半空,他皱着眉头望向张新杰,丝毫没有收回手的打算,

四目相接,张新杰在他眼里看到了一如既往的坚毅神色,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败下阵来,悄悄移动了身子,任由韩文清勾住他的肩膀将他拉入伞下。

 

冷风吹过,两人的手背情不自禁地碰到一起,又立马分了开来,张新杰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去,韩文清也沉默不语。

 

只不过是个不严谨的意外。

 

这一赛季霸图夺冠,张新杰宣告退役,先他一步退役的韩文清陪他回了老家,以朋友的身份。张家父母对这个正直爽朗的队长印象很好,邀他多住几日,以感谢这些年对自家孩子的照顾。

 

一切都有条不絮地进行着,如果没有让张母意外撞见他们接吻的话。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张新杰一时无法应付,母亲的抽泣,父亲的责骂,还有自幼疼爱自己的奶奶老泪纵横地拉着自己的手,絮絮叨叨地问着:“新杰,新杰,你不要奶奶了吗?”张新杰眼睛酸胀,牙齿深深印在下唇之中,他脸色惨白地说不出话来,只有握着韩文清手的左手丝毫没有放松。

直到本应落在自己脸上的耳光被韩文清挡了去,张新杰才如梦初醒般有了动作,他从韩文清背后走出,脸上已经挂上了如常的冷静神色,仰起头说道:“爸,别这样,让人笑话。”

张父冷哼一声,有些凶恶的目光落在两人不曾松开的手上。

 

韩文清感到张新杰手指轻微地抽搐了下,他用极其强硬的姿态握紧了张新杰的手,手底一片湿热,他轻叹口气,视线再一次与张新杰相撞。

 

“对不起。”韩文清微微颔首,态度诚恳,他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而道歉,然后他将脸转向了张家的长辈,再一次出声致歉,“抱歉,我认为现在大家都需要时间冷静,我们先失陪,新杰,走了。”

张新杰怔了下没有答话,任由韩文清一手拉住他,一手抓起外衣,将他拉出了门外。

 

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寒风让张新杰觉得头脑刺痛,他紧了紧身上的外衣,按捺不住用余光去看韩文清,恰巧被一直注视着他的韩文清逮个正着,俩人依旧沉默不语,手却自然而然地再次握在了一起。

 

“队长,”

“新杰,”

他们几乎是同时出声,又都刹住了话等待对方的下文。

 

韩文清已退役多年,张新杰却还是会在不经意间叫他作“队长”,他们站在人头涌动的街头,却莫名觉得寂寥寒冷,张新杰声音里透着几不可闻的颤抖,看向韩文清的眼神里带了隐约的无助,韩文清陪他走过了太多年,他们见证了彼此意气风发的时刻,自然也不会在意对方黯然沮丧的样子。

 

韩文清心里一紧,他缓和了面色,低声开口:“你先说。”

“我觉得我们最好先分开一段时间。”张新杰用空着的手推了推眼镜,俨然还是那副一丝不苟的样子,语气平淡到好像是在询问下场比赛的对策,眼神却心虚地移了开来。

 

他习惯于在韩文清面前坦率不讳,却从未想过这句话会由自己先说出。

 

眼镜蒙上了一层水雾,张新杰感觉韩文清缓缓放开了他的手。

他咬着牙,用尽全力维持着平静的表情,心脏却被揪成一团,好似死刑犯等待处刑那般紧张绝望。

 

“饿了吗?”韩文清的声音忽然传来,“我记得你跟我说过那家店不错,要不要去吃?”

张新杰疑惑的抬起头,顺着韩文清的手指看见了街头的饭店,不大的面店里透着橘黄色的暖光,倒是显得尤为诱人,他犹豫了一下,继而微笑起来。

“好吧,我请你。”

 

两人在桌子旁坐定,张新杰颇为熟练的招呼老板:“两碗臊子面,一碗不要辣一碗多加辣,谢谢。”说罢他从筷笼中抽出两双筷子,自然而然地递给韩文清。

 

霸图食堂一贯是以清淡口味为主,这当初还着实让张新杰为难了一阵,作为土生土长的西安人,他大约算得上是无辣不欢的那一类,奈何初来战队,自然不好意思给大家添太多麻烦,只是每餐吃的不多,旁人当他是初来想家,也不好多说什么。

所以当从不吃零食的霸图队长拿着一扎辣烤鱿鱼走进休息室的时候,众人都露出见鬼了的表情,只有张新杰看着上面遍布的鲜红辣椒粉眼里迸出金光,韩文清板着脸,将鱿鱼串分发给大家,轮到张新杰的时候似乎特意挑了个辣椒最多的递过去。

 

张新杰那时还是少年心性,道了谢便急不可耐地吃了起来,左脸不小心沾了酱汁,被韩文清用拇指毫不在意地抹去,他便带着满足的笑容,再一次对他的队长说了谢谢。

“没事,你吃。”韩文清说着,顺手把其他队员留给他的辣烤鱿鱼又塞进了他的手里。

 

“唔、队长你不吃辣啊?”张新杰随口一问,突然间休息室安静了下来,紧接着爆发出一阵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小韩你不吃辣啊?”季冷率先笑出了声,结果不小心被辣酱呛到了嗓子,“咳咳、咳咳……哎哟……哈哈哈哈……”

韩文清黑着脸递过去一杯水。

李艺博强忍着笑意:“老季你快闭嘴,小心韩队罚你加练。不过我说呢,霸图食堂都不怎么做辣菜,原来是……噗——”

郑乘风眼疾手快地又塞了一串鱿鱼进他的嘴。

 

“闭嘴!吃完了都给我训练去!”

韩文清绷着脸,但谁都能察觉出他并未生气,众人说说笑笑闹成一团,张新杰的嘴角也带了笑意,却并不抢着搭话,依旧专心跟鱿鱼做着斗争。

“下次有什么需要就直说,不用憋着。”

韩文清深深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了一瞬。

 

从那之后,伴随着霸图食堂逐渐增加的辣菜,霸图队长吃不得辣的传言也在联盟散播开来。

 

 

“以前我奶奶经常带我来吃。”

面很快被端了上来,臊子鲜香,汤水浓厚,蒸腾的热气让人食欲大开,张新杰看着面前鲜红的底料,低声开口。

“她常说,这家做的面好吃又干净,东西也不偷工减料,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来吃上一碗,从里到外都会热起来,那你就会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说这话的张新杰低着头,眼镜让热气熏得白茫茫一片,微湿的刘海垂在额前,他嘴角敛着笑容,眼底一片柔情。

“后来她年纪大了,我又去了外地,这样的机会就少的多了,我……”

他顿了顿,用筷子无意识地搅着面条:“我想也是时候该多陪陪他们了。”

 

韩文清“嗯”了一声,他忽然拿过桌上的辣椒罐,在张新杰诧异的目光下在自己碗里倒了厚厚一层辣椒。

他端起碗,一口气吃了大半碗面条,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韩文清眼角发红,不知是被辣的还是烫的,脸上的表情却毫不动摇,他放下筷子,挺直了后背。

“行,”他神情平静地看着张新杰,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就先分开吧。”

 

张新杰浑身冰冷,藏在桌下的左手紧紧握起了拳。

 

外面的雨下的更急了些,行人渐渐稀疏了起来,张新杰摘下眼镜,毫不遮掩地望向韩文清,眼里一派清明。

“韩文清,谢谢。”

 

就像是往日无数次的晚餐一样,他们沉默着吃完了这碗面。

 

韩文清见张新杰放下了筷子,这才开口:“我送你回家,还是先跟我回宾馆?”

张新杰眼皮一跳,韩文清又一次将选择的权利留给了他,他尊重他,也爱着他。

 

“去你那。”

他戴上眼镜,坚定得不容置疑。




评论(11)
热度(394)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