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有只APP(四)

这文竟然没坑我表示诧异(滚

这章真·方锐上线了

主旨就是耍流氓的林总和林总耍流氓(不是

——————————————————————————————

林敬言到达大厅的时候,方锐已经将摩托停在了玻璃门外,他背对着林敬言站在门外,哼着断断续续的歌,被雨水浸湿的裤腿滴滴答答地在大理石板上晕开一小堆水渍,碰巧有寒风吹过,方锐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林敬言心下一紧,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不进来等?”他推开门,语气上带了些许苛责。

方锐一愣,瞅了瞅他,耸耸肩说道:“要是弄湿霸图的地板,我们老板可该说我了。”

“你们老板还管这个?”林敬言诧异。

“嗯,他一定会说我干得漂亮。”方锐笑的一脸坦然。

 

霸图(重音)总裁林敬言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面前的男孩身上的黑色夹克被雨水浸湿软塌塌地贴在身上,腰间串着的铆钉煞是扎眼,大约是怕被沾湿,黑色皮裤被方锐挽到了小腿半侧,露出些许白皙的脚腕。

林敬言上下打量着方锐:“你干什么的?”

“我?”方锐一头雾水,“我是个送外卖的啊。”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名牌,用指尖点着铭牌上的字:“兴——欣——酒——店——方——锐——!”

他歪歪头,笑的有点勉强:“林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呵呵。”

“穿着这个送外卖?”林敬言挑挑眉。

“啊这个。”方锐笑开了点,“今天我休班,去酒吧驻唱来着,补贴家用嘛。林总有空来玩啊,嗯——”他突然有些不安地瞥了林敬言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叫呼啸……你还记得吗?”

林敬言面色如常地点点头:“记得啊,离我家不远,有空去看你。”

“好好好。”方锐神采飞扬地转过头,将后座的头盔和伞一起递给林敬言,“多谢林总捧场。”

见林敬言拿着伞没有动作,方锐飞身上车,手握车把开口解释:“你打着,我开车。”他扭开了火,“开车不好打。”

林敬言点头表示理解,他将头盔套上,干净利落地也翻身上车。

方锐心里紧张,正犹豫着要不要说“抱紧我”,就觉胸前口袋一沉,低头看见林敬言将他的手机塞了进来,然后腰突然被手臂环住,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林敬言的体温顺着湿透的皮衣穿了过来,宽厚干燥的手掌抚在方锐小腹之上,温度像是要将雨水炙干般灼热,酥麻感从接触面一路蔓延至四肢百骸,然后上涌到脑中,大脑皮层被刺激得颤抖,胸腔里心脏蓬勃跳动到呼吸都觉得燥热。

 

他回头望向林敬言,林敬言露出如常的笑容。

“帮我装下手机,别淋湿了他,我给你打伞。”他顿了顿,嘴角带了点调笑,“或者你不介意我们贴近一点的话,就可以一起打了。”

方锐故作镇静地回过头去:“那你可得抓紧了,林总。”

说着他示/威/般加大了油门,摩托一瞬间窜了出去。

 

粗糙的轮胎摩擦着路面,像是要激起火花般发出凄厉的响声,水花飞溅,狂风骤强,方锐用手紧紧握住车把,半截黑色皮手套下露出白如青葱的指尖,被冷风吹过微微透着红。风声夹杂着怒吼着的引擎声在林敬言耳边呼啸而过,外套被吹到飞起,灌了满满当当的风,林敬言闷哼一声,几乎握不住伞,搭在方锐腰上的手蓦地收紧。

 

“哈哈!”方锐的笑声顺着风挂到林敬言耳朵里,“林总,别紧张啊。”

林敬言很快调整好了状态,他微弓起身子,双腿紧绷将自己挪向方锐,方锐还沉醉在自以为扳回一局的成就感里时,右手忽然被干燥而温暖的触觉包围,林敬言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覆了上来,先是若有若无的划过,紧接着霸道地挤开方锐的手指,细腻的手掌摩擦着皮质手套,但更多的是和方锐肌肤相接,然后拿手掌渐渐收紧,直到与方锐的手毫无缝隙的契合在一起。

 

方锐呼吸一窒,险些把不住方向,车体颠簸起来,被林敬言安稳有力的手握住,隔着头盔,方锐看不清林敬言的表情,却听到了他的轻笑。

他似乎感到林敬言的嘴唇就贴在自己耳旁,气息让雨水沾染到湿润,顺着耳道一路蜿蜒入里。

 

“你干吗?”方锐控制住方向,转过头与林敬言对视,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平静如常。

林敬言头盔下的脸笑起来,他一手同方锐一起握住车把,另一手将黑色的长柄雨伞稳稳撑在方锐头顶,略微向前倾斜,恰恰好做到不妨碍方锐的视线,却又使他不会被风雨侵袭。

“我紧张啊。”他露出无辜的笑容,盖住方锐的手更紧了些,冷到有些失去血色的手指随着林敬言手掌的摩擦渐渐有了知觉,那温暖变本加厉的变为炙热,从指间上涌至心中,整颗心脏都遍布疯狂的热度。

 

方锐咬住嘴唇,暗自庆幸头盔硬厚林敬言看不到他绯红的耳尖,竭力使注意力集中在道路之上。

真是没救了,他一面暗骂着自己没出息,一面一个急转弯躲开幽深的水湾。

 

引擎卷起的气流劈开天地间的水帘,寒风夹杂着雨点灌进方锐裸露的脖颈中,激起他皮肤上细细点点的疙瘩,冷意瞬间遍布全身。方锐打了个寒颤,全世界只有林敬言是温暖的,头盔中的空气变得稀薄,呼吸也困难起来,他觉得眼前有些模糊,恰巧斜风吹过,伞尖甩下晶莹雨滴,他下意识地偏身躲过,又恰巧撞进林敬言怀里去。温热的体温从脊背一刻蔓延开来,身后人心脏的勃动直白又热切地完整传了过来,鼓着令人心安的节奏,只一瞬就再也拔不开身。

方锐装作不知,面色如常,无意挪身。

林敬言装作不晓,嘴角带笑,不动声色。

 

他们飞驰在城市水泥色的天幕之中,溅起转瞬即逝的火花。

 

“方锐。”

林敬言的呼唤突然响起,被点到名字的人有些僵硬地转了转头,低声开口:“怎么了,林总?”

林敬言笑了笑,风小了些,他将伞举高了些,和方锐四目相对,隔着头盔,方锐还是看见了林敬言眼里带着他看不透的柔情。

“以后别叫我林总了,叫名字吧。”

方锐撇撇嘴转过头去,加大了马力,过了许久林敬言才听见前面传来闷闷地回应。

 

“嗯。”

“林敬言……”

 

这三个字好像是世间最甜蜜的咒语,说完像是用光了方锐此刻所有的勇气,只是一遍就再也无法开口,舌头堵在下唇,满嘴都是甘醇的气息,胸腔里连心脏都跳动到酸胀。

“哎。”林敬言笑着应了声,他只顾将伞举到方锐面前,后背湿了大片,衬衣黏在背上着实不大好受,可似乎一切难耐都在方锐的声音中消散,有什么东西在雨中生根发芽,蓬勃生长,感情尚不明了,前途还未光明,还好透过方锐带着微颤的呼唤,他清楚地知道,这一定算的上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了。

 

他收了伞,将伞卡在座位之后,肆无忌惮地用另一只手也握上了方锐扶在车把上的手。

“林总……林敬言,”方锐喃喃地开口,“林敬言啊……”

“说,我在呢。”雨已经停了,林敬言抑制住想要脱下头盔的冲动,低声回答。

倒是方锐挣脱开他的手,率先拿下了头盔。

他眼睛闪着阳光般的色彩。

 

“咱能老老实实坐着吗?这姿势好像树袋熊啊!”

“见过这么英俊的树袋熊吗?”林敬言也笑,摘了头盔,松开方锐的手,扶住车座来稳住了重心。

 “见过,”方锐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但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这孩子还挺蹬鼻子上脸。林总有点郁闷。

他呼吸着吹过方锐的风,嘴角漾出深邃的笑容。




评论(6)
热度(55)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