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paro】三日月(4)

果然到万圣节这天也没写完(。

———————————————————————————————

方锐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刚清晨,阳光透过琉璃玻璃射进来,映的枕边人的脸色彩斑斓,他噗嗤一声笑出声,然后才惊觉不对,慌乱地向后退去,一个不留神翻下了床。

手里还扯着林敬言的尾巴。

 

被扯痛的林敬言低吟了一声睁开眼,坐起身看见摔在地上的方锐皱了皱眉,朝他伸出了修长好看的右手。

方锐犹豫了下,终究拉住了他的手,林敬言一个用力将他重新拽到了床上。

“我怎么不知道你睡相这么不好,多大的人了,还能掉下床去?”

他声音里带着调笑,从枕头下摸出眼镜戴上。

 

方锐红着张脸,急切地反驳:“地上睡着凉快!不对,我不是掉下去的!我是被你吓下去的!林、林……”

“林敬言。”男人好脾气地提醒着他。

“对,林敬言!”方锐气势大盛,“你为什么睡在我床上?而且你还、你还不穿衣服!哦我的天……”

方锐夸张地用手捂住眼,做出不忍直视的痛苦表情

“你身为一个天使,你好意思的吗?”

 

林敬言轻笑了一声,毫不在意地起身穿衣,方锐悄悄张开五指,从指缝里偷瞄林敬言。

林敬言套上无袖的紧身背心,然后是黑色的皮裤和未及膝盖的长袜,他抖动了下身子,巨大的漆黑的翅膀便从光滑的后背涌了出来,在空中耀武扬威地煽动着,气流被带动的纷乱,鼓散了阳光,屋内瞬间暗了下来。

方锐无意识地动了动喉咙,紧张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紧接着他感到有毛茸茸的东西拂过他的手背,他放下手,见是林敬言灵巧的细长尾巴正轻敲着他的指尖。

“三件事,”林敬言转过身,笑吟吟地摇着三根手指看着方锐。

“第一,这是我的屋子,那是我的床。”
“第二,我是恶魔,不是天使。”

“至于第三嘛……”

 

恶魔将他那巨大的黑色羽翼收在身旁,阳光再次得以铺满整个屋子,身后琉璃彩窗的影子打在地板之上,那是朵色彩艳丽的玫瑰,夜莺在啼叫,花香似乎散播在空气之中,林敬言脚尖站在玫瑰的根茎之上,微眯起眼睛,任由日光将他从头至脚镀上了金色,深黑的尾巴勾住方锐的手指,脸上带着温柔的笑。

“你不是看的挺开心的吗,方锐?”

 

“……流氓。”突然被点中心思的方锐脸涨得通红,甩开林敬言的尾巴,自顾自地窜进了盥洗室洗漱。

 

昨晚那场闹剧之后,方锐想也是无法在当晚走出森林,眼前这几人虽然怪了点可看起来并无恶意,心里便盘算着是否能借住一晚。

许是看叶修无语有些开心,黄少天对方锐的好感度倍增,他亲切地攀住方锐的肩,吵吵嚷嚷地叫喊:“住呗,住下来住下来!老叶城堡这么大客房有的是!不过老叶懒得很肯定都没打扫!不然你就跟我和文州一起住好了。我们的房间大得很还有好几套沙发,啊啊皮的布艺的你随便选。话说老叶你羞愧吗,你看你明明是个床单精竟然还不打扫房间!床单精哈哈哈……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他趴在喻文州身上笑到身子抖个不停。

“好了,少天。”喻文州也忍着笑,故作严肃地拍拍他的后脑。

“笑吧笑吧!”叶修吐出一口烟,似笑非笑地看向方锐,“客房确实没打扫,不过你可以跟这大狗一起睡,正好他男朋友是个蝙蝠,你进了屋他俩就可以过上你喝血来我吃肉的幸福生活了,呵呵。”

黄少天一瞬炸了毛,一爪子朝叶修挠过去,堪堪划破他左臂的床单:“我靠!你说谁是狗!说我狗就算了你还说文州是蝙蝠?见过这么帅的蝙蝠吗见过吗见过吗!你要是能找出第二只我跟张佳乐姓!区区一个幽灵拽什么啊有种来PKPKPK!明明这小同学才是狗还是个哈士奇!你看他像不啊文州?”他语气瞬间松了下来,抖抖鼻子跳回到喻文州身边,同他并肩而立。

 

“拜托你忘了哈士奇。”方锐无力,但叶修说的话让他后背发凉,他四下看了看,挪动脚步蹭到一直笑而不语的林敬言身边,趁其不备一把捞起他的尾巴。

“喂!”林敬言语气吃惊,有些责备地看着他。

方锐拽住他的尾巴不撒手,满屋子的鬼怪已经超过他的常识,大脑不堪负荷早已停转,可适才林敬言从龙嘴里将他救下的安心感还萦绕在他脑海之中,于是他有些赖皮意味地将林敬言的尾巴握的更紧。

“恶、恶魔先生……”他抽动着鼻子,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眼巴巴地看向林敬言,“我幼年丧亲,孤苦伶仃,好容易长大旅个行还能迷路……”

“说重点。”林敬言一个发力想要抽回尾巴,嗯,没成功。

方锐深吸一口气,双脚一蹬,顺着林敬言抽尾巴的劲儿整个人扑进了他怀里。

“林敬言,我要和你困觉!”


评论(4)
热度(25)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