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paro】三日月 (1~2)

作死开新坑也是够了……

cp是林方,夹带喻黄双花周江孙肖方王韩张叶蓝卢刘双鬼(大概

本来想林方主一发完结的,写着写着就变成全员(再见.JPG

万圣节之前能完结吗!应该能的吧!(喂

这两章……老林……还没有出场呢……

———————————————————————————————

一、

伴随着乌云将最后一缕月光遮盖完全,方锐深吸一口气,用力推开了黑金色的大门。

那是座壮观的古堡,有着挺秀的塔尖和修长的立柱,琉璃彩窗被爬山虎遮掩了大半看出不图案,塔楼顶伫立着造型诡异的雕像,残缺斑驳的墙面尚且可以看出昔日的辉煌奢华,在一片密林之中显得尤为引人注目。

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大厅里灯火辉煌,琉璃的烛台闪着璀璨的光,斜斜地照到方锐脚边,他定了定神,还没看清就被一个黑影重重地扑到在地。

“唔!”方锐闷哼了一声,带着腥味的野兽气息扑面而来,后脑结实地磕在地上,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只觉得对方尖锐的牙齿在自己颈动脉处摩擦,肩膀被利爪按住,刺痛不已,杀意随着对方炙热的鼻息一点点侵入方锐的身体,激起他皮肤上细细点点的疙瘩。

方锐几乎是一瞬间就做出了反应,人类的本能使他拼尽全力扣住对方的脖颈,同时快速地弯起右脚,膝盖狠狠地撞到了对方的腹部。对方腹部的触感让方锐有些困惑,膝盖所触之处柔软而光滑,与人类的腹部无异。

“嗷!!!”

耳边传来一声狼嚎,身上的家伙明显急了眼,喉咙里发出低低地威胁声音,牙齿不在只是在方锐颈间流连,他张口叼住了方锐脖子上的嫩肉,好像下一秒就要撕咬进去。

“我靠停停停停停停……”方锐下意识大喊起来,对方竟然明显愣了一下,嘴似乎也离开了点。

 

[有效?沟通真的可以架起心灵的桥梁啊!]

方锐一面腹诽着一面尽力扯出笑容,将头移开了点,絮絮叨叨地继续说着:“你看,我迷路一整天了一身臭汗还没洗澡,吃了我要拉肚子的……要不你先起来,咱有话慢慢说?”短暂的沉默之后身上的家伙不情不愿地放开了手,从方锐身上爬了起来,方锐这才看清他应该算是个青年,面容俊朗,身形挺拔,一双雪亮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方锐,只是身后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略带不爽地甩来甩去。

 

“咳咳。”方锐努力无视那条打的地板啪啪作响的尾巴,跟着也站起身,拍拍裤子继续说道:“那、那个啥……我是个旅行者,呃……我迷路了,能给我点水和吃的吗?你能告诉我出去的路吗,或者你们有地图卖吗?”

青年挑挑眉,伸出手挠了挠头发,回答道:“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方锐语塞,他搓了搓鼻子,思考了片刻:“呃那个……我、我是个,旅行者,就是,来玩的。”他尽量一字一句的说下去,“想要,水,还有,食物。”他指指自己的嘴,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你有,地图吗?画在纸上的,或者羊皮上的,那种!”他伸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方形,“这么大吧?最好,详细,一点。”

青年撇了撇嘴,露出尖锐的虎牙,回答道:“嗷嗷嗷,嗷嗷嗷,嗷!”

方锐打了个寒颤:“哎算了,你这有后门吗?我先走了有缘再见……我靠!”

衣领被人抓住,方锐还没站稳就被扯了回去,那青年双手压在他的肩膀上,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头上冒出两只毛茸茸的,灰褐色的狼耳朵,嘴角一咧似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嗷嗷!”

方锐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开口:“汪?”

 

“哈哈哈哈原来你是只狗!”青年突然开口说了人话,“早说嘛害我闻了这么半天!我是黄少天啊你叫什么?你的耳朵呢?尾巴呢尾巴呢?藏在裤子里了吗给我看看哎你挡什么别害羞啊!你什么品种的啊?我看你傻乎乎的应该是只哈士奇?哈哈哈哈士奇真的很傻……和那条龙一样傻……咳咳偏题了,我猜的对不对啊你告诉我啊?你头发好黑啊难道你是只黑狗?哎你那是什么表情咬到舌头了吗!我说小同学——”

 

“我靠你会说人话啊!!”方锐在巨大的震惊中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不仅会说,说的还不错呢。”另一个声音响起,方锐转身向后望去,一身黑衣的少年从铺着红地毯的楼梯上走了下来,面色苍白,嘴角挂着泠泠笑意,显得优雅而稳重,带着狼耳的青年发出声愉悦的呼唤,瞬间窜到了那少年身边,神色欢快地嗷嗷嗷叫个不停,蓬松的尾巴将空气抽打地劈啪作响。

少年伸手揉揉黄少天藏在柔软头发里的耳朵,黄少天笑着抖了抖。

然后他朝着方锐伸出右手,指尖白皙到近乎透明。

“喻文州。”他言简意赅地介绍自己,又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这是黄少天,想必你们已经认识了。如你所见,少天是个狼人。”

 

“……”方锐深吸一口气,把脏话憋回肚子里:“逗我呢吧?那我还吸血鬼呢!”

黄少天十分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嗷嗷嗷。”

喻文州摸摸他的下巴:“少天,他真的是个人,不是狗,是的,当然也不是哈士奇了。”

 

接着他转向方锐,黑眸深邃。

“不好意思,其实我才是吸血鬼^ ^”

喻文州笑起来,露出尖锐的牙齿。

 

卧槽之声回荡在大厅之中。

 

二、

三天前,方锐在这片原始森林迷了路,水粮耗尽,饥寒交迫,眼前的树木却还是望不到头,他筋疲力尽地靠着长满青苔的石头坐下,有些自暴自弃地庆幸还好自己一直是孤身一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拖累谁,深秋时节森林里飘着薄薄的雾气,正当方锐想要闭目小憩的时候,树丛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谁?”方锐强打起精神,火把在潮湿的空气下早已熄灭,他睁大眼睛,脊背绷紧,做出戒备的姿态,对面的树丛又纷乱了会儿,从里面探出个绑满绷带的脑袋。

绷带间隙露出黝黑的双眼,他看着方锐,眨了眨浓密的睫毛,然后整个人动作了起来,从树丛里探出了肩膀,接着是双臂和腰身,不消一会,一个缠满绷带的木乃伊出现在方锐眼前。

 

[身材还挺不错的。]

惊吓之余,方锐还有空分出心思想着。

 

“哈哈,小周的身材当然不错,不过他是我的哦。”

耳边忽然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方锐吓了一跳,扭头望去却只有被风吹得飒飒作响的树叶,对面的木乃伊歪了歪头,眨眨眼睛,绷带下的嘴露出有些羞涩地笑容。

“刚刚是你、你说的?”方锐小心翼翼地问道。

木乃伊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摇摇头。

“好吧好吧,不承认算了。”方锐无所谓地说了句,他盯着木乃伊看了一会,有些紧张地后退了一步,“哎我说,你是想吃了我吗?木乃伊也吃人的啊?”

年轻的木乃伊瞪大眼睛,温顺地摇了摇头。

“哦,那就好。”方锐松了口气,疲惫感让他险些站不住脚,他喘了一口粗气,扶住了身后的石头。

“那你能帮我走出去吗?你看,我要是死在这了,你再收拾也挺麻烦的不是……嗯、我要是死了,你不会把我做成木乃伊吧,哈哈!”

他笑了两声,面前的木乃伊也跟着礼貌地笑了笑。

 

“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到湖边之后朝南跺三下脚,就能找到惊喜哦。”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似乎还有呼吸声吹在方锐的耳边,他几乎是瞬间看过去,周围却还是空无一人。

方锐有些为难地看着面前的木乃伊:“刚刚那个……”

木乃伊头顶的绷带似是有些松了,一撮头发悄悄冒出了头,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地摇着:“小江,对。放心。”

带着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周的意思是,放心听我的话吧,我不会害你的。”

已经有些放弃治疗的方锐叹了口气,点点头,收拾下行装跟木乃伊告别,朝着那声音所指的方向走去。

 

第三声跺脚声刚刚消散,湖面荡起硕大的水纹,雄伟壮丽的城堡劈开波浪升了起来。

 

大厅里,在方锐还在重组三观之际,一股呛人的烟草味飘了过来,黄少天本来耷拉在头发中的耳朵蓦地竖起,尾巴上的毛也炸了起来,他瞪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人嗷嗷嗷地叫个不停。

 

“说人话。”那人吐出一口烟,满脸讥讽的笑容。

 

“叶不修我们来pkpkpkpk!你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我昨天藏在抽屉里的布丁是不是你偷吃的一定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只有你进门不用钥匙!靠靠靠隐私呢!那布丁是我留给文州的你给我吐出来吐出来吐出来!”

喻文州面不改色地笑着说完。

 

 “文州。”叶修语气无奈,“说好的抓重点呢?你知不知道用你的脸说出少天的垃圾话战斗力加倍啊?”他眼神一转,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方锐,轻笑着走了下来。

“哎哟,哪来的点心?”

 

“咳咳。”方锐咳嗽了一声,定了定神,看着叶修迟疑了半天没说话,叶修心下觉得好玩,一动身就闪到了方锐面前,细细瞧他,手里的烟差点戳到方锐的衣服上,方锐被下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了几步,脚下一滑不知踩到了什么,只听得“咔嚓”一声,他晃了两晃才稳住了重心。

定睛一看,一堆金灿灿的零件惨兮兮地躺在他的脚边,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

 

“不、不好意思……”

方锐急忙开口道歉,却瞧见三人都用复杂的眼光盯着自己,喻文州摇了摇头,黄少天张嘴想要说什么,可话还没出口就被热浪打断,方锐下意识地回过头,只见汹涌的火焰夹杂着碎石扑面而来。


评论(2)
热度(41)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