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人人都爱林敬言

最近有点心塞……

随便写写……

莫要较真_(:з」∠)_

cp是林方双花

提及了叶蓝喻黄韩张孙肖方王,注意避雷

感激不尽。

————————————————————————————————

人人都爱林敬言

 

林敬言刚迈进包房大门,就被队服劈头盖脸地砸了个蒙。

他扯下来一看,嗯,直觉告诉他,是方锐的。

始作俑者正上蹿下跳地跟张佳乐撕得不亦乐乎,每个人喝个五分醉,加起来可就醉的完全了,方锐衬衫开了几粒扣子,露出汗涔涔的锁骨和隐约的胸膛,一张脸涨的通红。

“我告诉你张佳乐,”他丝毫没注意林敬言已经进屋,拽着张佳乐的辫子一个劲儿的嚷嚷,“看见没!冠军戒指!跟哥念,冠——嗝!冠军——戒指!!”

 张佳乐毫不示弱地嚷嚷回去:“得了吧我也有谁稀罕!我还有大孙送的呢!”他把手举到方锐面前,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羡慕吗?”张佳乐一脸得意。

“羡慕你妹!”方锐呲牙咧嘴冲他比了个中指,“等着吧,我要把戒指送给老林!求婚!求婚你懂吗!”

求婚这两个字方锐说的可谓是咬牙切齿。

“呵呵”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别忘了,哥可是和老林同居过的人,一枚戒指就想跟霸图要人?你还差得远呢!”

“滚蛋!”方锐急了眼,拿着杯子“啪”一下砸向张佳乐——面前的桌子,“有种你干了这杯!”

“干就干谁怕谁!”

俩人说着又笑起来,咕嘟咕嘟同时仰脖干掉了一瓶酒。

 

 

这什么情况?!

林敬言拎着方锐国家队队服,僵硬地扭头看向孙哲平。

孙哲平冲他扬扬下巴,举举手里的酒杯:“新婚快乐。”

                                                           

国家队得胜而归,林敬言早个三天就已经在B市呆着了,就等迎接英凯旋。可惜天不遂人愿,林敬言显然低估了B市的晚高峰,等车子终于开上三十迈,已经比原定时间晚了接近五个小时,机场不用去了,他打了个电话索性直奔酒店。

这等大事开心点也是应该的,本想着闹归闹,有喻文州王杰希等人看着总不会太过火,可他显然估量错了形势,这俩人一个任由黄少天拉着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另一个被方士谦灌得和方锐差不多醉,就连最不会出状况的张新杰也让叶修以老韩的名义骗了好几杯酒,看着手机上韩文清的短信,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

 

张副你画风不对啊,叶神你放过我们霸图的牧师啊!

林敬言默默推了推快要滑下的眼镜,自觉充当起了吐槽役。

 

“喝!”还没等林敬言把面前的景象消化完全,那边方锐和张佳乐的声音平地惊雷吓了他一跳,他稳了稳眼镜,看到那俩人正人手一瓶啤酒凶神恶煞地站在唐昊面前,把正跟孙翔扯皮的唐昊吓得一个激灵。

“啥?”唐昊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两瓶冰镇啤酒,水滴顺着墨绿色的玻璃瓶滑落下来,隐约映出臭着一张脸的自己。

“小子!对得起唐三打!”方锐拍拍他的肩,一脸“孩子真争气啊”的表情,“也不枉,嗝,不枉哥这几天一直贡献水瓶给你踢!”

“我多久踢了!”唐昊激动地站起来,又被张佳乐按着肩膀坐了回去。

“流氓玩得挺好,真的!”张佳乐笑眯眯,“跟老林打的有一拼,哎,就是人还嫩点。你说你想跟老林发短信就发吧?还非得藏着掖着的深夜才发,手机让新杰没收了吧?”

“卧槽!”方锐发出一声惊呼,“唐昊你还跟老林发短信?张佳乐你看看,你百花出来的人,学会挖前辈墙角了哈?”方锐一脸痛心。

“靠,他明明是你们呼啸的好吗!呼啸一绝,糖糕不倒啊!”张佳乐瞎话顺嘴就来。

 

孙哲平的目光飘过来,林敬言有些尴尬地挠挠头,笑着说道:“呃……没说啥,就探讨下流氓的打法,没了。”

孙哲平也笑:“这话你等着过会单独跟方锐解释吧。”

他“单独”两个字咬的很重,带点不怀好意地意味,林敬言面色一红,手里的队服多少有些烫手起来。

 

唐昊被他俩一来一往堵得说不出话,愣是涨红了脸,俩人过足了瘾,又再次把酒瓶往唐昊面前推了一推。

“来!干了!”

“卧槽!不喝!”唐昊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谁喝谁傻逼!”

 

俩傻逼,哦不是,俩醉酒人士对视一眼,唐昊打了个寒颤。

 

“那你更得喝了!”方锐笑嘻嘻地勾上唐昊的左肩,“老林那时候可是千杯不倒,这点酒二话不说就干了!”

唐昊皱起眉头,耳朵微微发红。

“就是就是。”张佳乐笑嘻嘻地勾上唐昊的右肩,“老林还经常跟我提起你,说你有天赋人又努力,呼啸交给你他放心。”

唐昊眉头皱的更深,连耳尖都红了个彻底。

 

孙哲平的目光又飘了过来。

“呃……我是说过……吧?”林敬言有些自暴自弃地捂住额头,“但是我真没有千杯不醉,老孙你把你手里的酒杯放下成吗,我不能喝,真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一脸手足无措的无奈表情,笑容诚恳到让孙哲平毅然决然地放下了想要递给林敬言的酒杯。

 

这话传到了唐昊耳朵里,他转过头恰好与林敬言四目相接,眼里是带着疑问的不屑一顾,但却有藏不住的期待之情,林敬言冲他耸耸肩,带着温和的笑容点点头,像是默认了张佳乐说过的话。

 

唐昊一愣,“嘁”了一声回过头,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爽快!”方锐就差拍着大腿喊了,“真不愧是我呼啸的人!”
“那必须是我百花的好吗!”张佳乐笑得更开,“我们,百花的,小流氓啊——”

这语调激的唐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对了废物点心。”放过了唐昊,张佳乐又把矛头指向了方锐,“我怎么不知道,嗝,老林他,啥时候千杯不倒了?”

“啥时候啊……”方锐开始跑火车,“梦里呗!倒是你,”他适时转移了话题,“老林竟然说唐昊既有天赋又能干?我去,老林他都没这么说过我!”

“嗯……我记得……”张佳乐露出苦苦思索的表情咬着下唇嘟囔,学着林敬言说话的样子一板一眼地说道,“他说,唐昊这孩子,二是二了点,也挺冲,不过年轻人嘛,多揍揍也许脑子就能好一点了。”

 

“噗……”隔座的孙翔没憋住硬生生喷出一口可乐,“哈哈哈哈……张、张佳乐你哈哈哈哈…咳、咳咳…你从哪看出林敬言这是说唐昊‘有天赋又能干了’哈哈哈……”

 

“咳咳……”孙哲平也被酒呛了一下,他抹着嘴看向林敬言,后者还是笑的一脸无辜,“我靠!”他重新端起酒杯,“林敬言你丫今天不喝了这杯你都对不起那小流氓!”

 

我做什么了我就对不起他。

林敬言想着,看着面前的狂战士还是谨慎地选择吞了一口酒。

 

周泽楷看着笑到喘不动气的孙翔,头上的呆毛有些忧郁地抖了抖,等他发现孙翔喷出的可乐全都洒到了自己裤子上的时候,呆毛更加忧郁地软了下来。

他用求助的眼神越过方锐看向林敬言的大腿。

 

等等、你看我也没用啊?而且你看我哪里呢?

林敬言心塞的要命,捂着心口向下一瞥,才见魔剑士的挂件正悬在裤子口袋外一晃一晃的,哦,他想起这是他和江波涛在国家队出征期间因为足球(……)建立起的深刻友谊,俩人兴致上来了连Boss也不抢,索性看个通宵,见面之后江波涛笑眯眯地把这挂件递给他,同时握着他的手喊了一句话。

“曼联一生推,干死利物浦!”

 

真不好意思我支持的是A米呢小江。

林敬言心里说着,表面上笑呵呵地回握住他的手:“一生推一生推。”

 

对面周泽楷的求救电波还在不停的发送,孙翔笑到趴在了周泽楷腿上,快要扒着周泽楷的裤子一起滑到桌底了,周泽楷忧郁到呆毛好像再也立不起来,林敬言环顾四周,看见肖时钦李轩和楚云秀三人聊得正欢,暗暗叹了口气。

 

肖队对不起,既然加入了心累神教,就得对得起教义。

他深吸一口气,大声喊到:“楚队,小戴让我问问你那本all肖你还要不?”

 

 

“啊?”

肖时钦和孙翔同时发出疑问,与此同时还有方锐和张佳乐异口同声的“操?!”。

 

孙翔几乎是瞬间弹了起来,转过身急冲冲地就往肖时钦那边走,“all肖是什么?上次那本叶肖我还没算账呢!小事情你讲清楚!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肖时钦颇为怨念地看了林敬言一眼,后者装傻充愣地笑了笑。

“孙翔。”他推推眼镜,语气和善。

“干吗!”孙翔恶狠狠地盯着他,满嘴——可乐味。

“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可惜找不到机会,就趁现在说了吧。”肖时钦抬手摸摸他的头发,专注而深情地看着他,一米八五的大男孩瞬间没了脾气,恨不得整个人都蹭到对方身上去,心跳加速使得声音显得有些发闷。

“小、肖时钦”他难得叫了他的全名,“你说。”

 

“你以后,看书之前,能让江副先把把关吗?”

“我靠!!!”

 

——下次,我们出孙肖本吧

楚云秀和苏沐橙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如是想到。

 

那边林敬言伴着着“老林你怎么来了!”“老林你什么时候来的?!”“卧槽孙哲平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张佳乐我衣服呢!!!”嘈杂的声音,看见周泽楷呆毛还是没有立起来,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手机上的挂件,善解人意地走过去,将挂件解下递给他。

 

“不。”周泽楷眼睛一亮,却还是客客气气地推脱着,“小江,送的。”

“哎没事没事,”林敬言塞到他手里,“你拿着,要是让小江看到了就顺便表个白吧!”

 

再说我一点都不想看到背面刻着“A米也确实不错呢,呵呵。”这句话的魔剑士啊!

林敬言在心里泪流满面,他拍拍周泽楷的肩,无视小帅哥涨红了的脸,心里默默为他点了个蜡,深藏功与名地转身就走。

 

 

解决了这边,林敬言放置着那边还在混乱的张佳乐和方锐,硬着头皮踱到了叶修那边,叶修掀着眼皮看看他,懒洋洋地开口。

“哎哟,老林,来了啊?”他把盛着红酒的酒杯往前推了推,“我听说,前几天的boss霸图抢走了不少啊?”

 

稳住!林敬言!报答霸图的时刻到了!

林敬言壮志踌躇地握了下拳,皮笑肉不笑地把酒杯又推了回去:“这话说的,谁还不知道兴欣才是抢Boss最多的?”说这话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往方锐的方向瞥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方锐抖了一下。

“我就是来拜托叶神放过我们霸图的奶啊,”他努力装出一副畏惧的样子,“要是这样带回去,韩队还不得KO了我?”

“哎哟老林你这就不地道了吧!”叶修笑起来还是一样的欠扁,“小张现在是国家队的人,就算奶那也是得奶我们国家队的人。”

“嗯,说的也是。”林敬言笑的温文尔雅,“只是不管是国家队的人也好,霸图的人也罢,小张归根结底是韩队的人啊。”
“……”张新杰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战略需要,战略需要。”林敬言轻声解释着。

“云秀云秀!”苏沐橙兴奋地呼喊着,“你快看!张副脸红了!”

 

“倒是你,”林敬言话锋一转,这两天的boss也不能让兴欣白抢,“叶神。”他笑的一脸高深莫测,“帮小剑客要得黄少的签名照拿到了吗?”

“云秀云秀!”苏沐橙兴奋地呼喊着,“你快看!老叶脸也红了!”

 

“卧槽老林可以啊!”叶修倒是很快镇静下来,吸了一口烟,恢复了笑容,“哪听来的?”

“上次和蓝溪阁联手,结果boss还让兴欣抢走那次。”林敬言如实回答。

叶修思索了一下:“废物点心的睡颜照换少天签名照?”

“成交。”林敬言笑的眼睛都弯起来,“但是请你先解释一下,你怎么看到方锐睡颜的?”

“……”叶修按灭了烟,“一切好说,冷静点。”

 

 

跟叶修你来我往地聊了一会,林敬言一步步,缓慢地走到了方锐身边。

张佳乐早就让孙哲平带着躲得远远的醒酒去了,方锐看着在他面前站定的林敬言,偷偷咽了口唾沫。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还在呼啸的时候就搞到了一起,但真实情况是,别说捅破窗户纸了,方锐压根连窗户在哪都没看到。

 

“老、老林!”林敬言不在的时候他借着酒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可一想到当事人就站在他身后,听了他那么多真情实意(至少是他认为)的热切告白,他就禁不住脸上一阵发烫,慌不择路地想要夺门而出。

 

“哎,哪跑呢,方锐大大。”永远也别跟流氓玩阴的,林敬言一手就把他挡了回去,方锐硬着头皮看了林敬言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双手垂在两侧握紧了拳。

“我……头晕,想透透气。”

“一起呗。”

林敬言的语气轻描淡显,就像许多年前,他把鬼迷神疑的账号卡递给方锐的那一刻,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

 

他们往露天阳台的方向走去,林敬言率先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和善:“你之前跟张佳乐在聊什么?”

方锐撇撇嘴:“还不是张佳乐说,现在联盟里人人都爱林敬言,还说看你最不顺眼的唐昊那小子其实是个资深老林厨,让我……让我看紧点。”最后这几个已经声若蚊蝇,也不知林敬言听清了没。

“那你们也不能这么玩后辈啊?”林敬言想起醉到要和孙翔真人PK的唐昊有些无奈,寻思着回头还是得把他扶回房间,结果抬头就看到方锐放大的脸印入眼帘,吓得他眼皮一跳。

 

“林敬言!”方锐的语调带着点赌气的成分,他掰着手指一条条数着林敬言的罪状,“你给唐昊发短信,不给我发;夸他能干又有天赋,不夸我;跟张佳乐同居,不跟我;替张新杰挡酒,不替我;送周泽楷东西,不送我……”他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难怪,人人都爱林敬言啊!”

“你喝醉了。”林敬言哭笑不得,方锐自然也不是真的要跟他闹,就是有股气堵得不上不下,他喜欢林敬言,这点连孙翔都看得出来,他自是不信林敬言不知道,可林敬言对他的态度始终是不愠不火,说不清也道不明,他对他好,宠着他,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那是因为他对谁都这么好。”方锐忿忿地想,手心出了一层薄汗,“可我是不同的。”他听到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林敬言对我是不同的。”

他用余光看到身边不紧不慢走着的林敬言,灯光下他的脸棱角分明,眼角带笑,只一眼就让方锐心跳加速,气血上涌红了耳尖。

 

“妈的,如果他不追上来的话,那我可要扑过去了。”

被自己这种想法臊到,方锐咬了咬牙加快了脚步。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林敬言眯起眼睛,看着方锐在前面拉出修长的阴影,影尖正好落在林敬言脚边。

方锐肩上国家队队服随着他的脚步摇摆,下摆晃晃荡荡勾起些许的风,这是刚刚林敬言亲手给他披上的,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孩子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到这么高了。林敬言望着方锐挺拔的背影,温润的笑意在眼角绽放开来。

 

就像在荣耀的道路上一样,约好并肩同行,奈何世事不尽人愿,所幸他攀上高峰摘得桂冠,只憾身边已不是他。

 

他轻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停下了脚步。

可还没等他一口气喘匀,前面的人一扭头就扑了过来。

“喂……”林敬言被他撞了个满怀,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些的小孩直刺刺地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头发摩擦在林敬言脸旁,激起他细微的痒意。

 

方锐吸了一下鼻子,声音有些发闷,把脸埋进林敬言胸口不去看他。

“怎么了?”林敬言莫名地觉得心口发酸,他定了定神,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和平常无异。

 

方锐手一松,在手心印出深痕的冠军戒指径直滑到了林敬言口袋里。

 

他仰起头,眼里有星光在闪耀。

“队长。”他换上了几年前的称呼,伴随着初见时灿烂的笑。

“人人都爱林敬言,可是队长你,爱的是谁呢?”

 

林敬言的心脏漏了一拍,良久,他低声笑起来,捏住方锐紧抱着他的手腕,从口袋里摸出戒指塞到他的手心里。

 

另一边的口袋。

 

方锐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瞧瞧戒指,又看看林敬言。

“本来进门就想给你的。”林敬言颇有些无奈地笑笑,“到底还是让你抢了先啊,方锐大大。”

 

方锐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他沉默了很久,久到林敬言以为他要哭了,有些慌乱地想要把他拥入怀里,才听得他开口说话。

“老林你到底嫁不嫁?”

 

林敬言笑眯眯地凑过头去,在方锐耳边说了句什么,满意地看着绯红从方锐耳根一点点蔓延开来。

 

你瞧,他们终究谁都没有静止不前。


评论(31)
热度(1341)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