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他人事(一)

和女票开的脑洞……

大概就是作者有病系列

辅cp有方王喻黄双花韩张叶蓝请注意避雷 (´・ω・`)

不一定会出现但出现一定是这样的cp 

写起来……非常的……费劲呢_(:з」∠)_

第一章有些莫名其妙(x

可能是个BE(x

但是我手里林方没有BE啊信我!

 @有颗圆扣子 等你的喻黄么么哒

———————————————————————————————

他人事(一)

凌晨四点三十六分,方锐睁开眼睛,摸索着向身边人靠了过去。

他感到林敬言轻微地抖了抖,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将手绕到他的背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

方锐眨了眨眼,低下头让林敬言的下巴正好能放到自己的头顶,轻声开口:“老林……”
“嗯?”林敬言迷迷糊糊地应着,“饿了?”

方锐没答话。

“那是渴了?”林敬言摸了摸他的头。

方锐依旧没出声,回答他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太安静了,林敬言依旧闭着眼,他用指尖摩挲着方锐新生的发根,刺痒使他的头脑清醒了一点,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语气却带上了点恶劣的笑意。

“怎么,难道是方锐大大要让我陪着去厕所吗?”

“滚蛋!”方锐终于也笑出声,他微微抬头离开林敬言的胸口,林敬言睁开眼,正对上他闪亮的黑眸,一时间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空气压抑到近乎凝固,方锐的不安几乎是肉眼可见般地增长,他率先撇开视线,重新把自己埋进了林敬言怀里,悄悄抽了一下鼻子。

 

林敬言皱了皱眉眉头,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

他竭尽全力让自己的笑容再温暖一点,即使他不确定方锐是否能看得见。

 

“方锐,”林敬言的声音像是照进海底的阳光,他熟悉的气息喷洒在方锐耳旁,又把手重新搭在了方锐腰间,温柔又不容置疑地迫使方锐放松下来,“没事的,睡吧。”

 

怀里的人有些不情不愿地点点头,视线却不离开林敬言,终于趁他不注意忽然吻上他的唇,接着带着恶作剧得逞似的笑容重新闭上眼睛。

 

“这家伙……”林敬言露出一丝苦笑,在方锐额上印上轻吻,然后也陷入了睡乡之中。

 

周末人总是格外懒些,方锐一觉睡到了晌午,身边的床已经凉了,他挠挠头发,极其有经验地飞速刷牙洗脸。林敬言走到客厅的时候,就看到双手托腮,眼神闪亮的少年已经蓄势待发等待上菜,当然,如果忽略他那一头鸟窝似的乱发的话。

 

林敬言看着正跟面条搏斗的方锐,光滑的面条在木筷子下打了个旋,然后重新滑落下去,方锐嘴里“啧”了一声皱紧了眉头,林敬言急忙适时地把热牛奶推了过去。方锐抬头瞅他,带着细微焦躁的眼神使他心下一紧,他和气地笑笑:
“慢慢吃,吃完了出去走走?”

方锐趴低了身子用筷子扒拉着把面条往嘴里送,含糊不清地说道:“又出去?”

“是啊。”林敬言好脾气地笑着,“方医生说,多晒晒太阳对你有好处嘛。”

“你还真听他的。”方锐嘟嘟囔囔地又塞了一口面条,像仓鼠一样鼓起腮帮,“还去教堂?老林你什么时候改信上帝了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林敬言耸耸肩,将方锐嘴边的酱汁抹掉,眼神深邃地看着他。

 

“我不信。”


********

林敬言摘下手套,递去零钱,接过还冒着热气的奶茶,便转身去寻找同行的方锐,紧接着他呼吸一窒,不能自已地吼叫出声。

 

方锐站在教堂之下,身躯完全笼罩在巨大的十字架的阴影内,仿佛见到了可怖之极的事物瞳孔蓦地收缩,时间像是静止了般凝固不动,周遭的一切都逐渐远去。

他抬着头,像在凝视屋顶的十字架,又好像越过了它看到远方,破碎的玻璃夹杂着白鸽尖锐的鸣叫倾泻而下,阳光透过琉璃彩窗,在方锐眼中映出绚烂的色彩。

 

“方锐!”他听到林敬言高声的呼喊,透着撕心裂肺的焦急,意识像是瞬间回到了体内,求生的本能使他下意识地向旁边歪去,扑倒在地的同时尖锐的玻璃与他擦肩而过,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手肘被磨破,沾染了泥土露出灰白色的皮肉,未等他揉好进了灰尘的眼睛,就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揽了进去。

 

林敬言心跳的快极了。

 

方锐被他死死抱在怀里动弹不得,目光所及是他被冷汗浸透的衣衫,他有些难过地伸出手,替他把领子整平了些。

 

恐惧在拥抱中逐渐消散,林敬言同方锐一起站起来,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苍白着脸应对闻讯赶来的警察的询问,又委婉地拒绝了要带方锐去医院的建议,不着痕迹地将方锐挡在了身后。

“我真没事!”察觉到警察狐疑的目光,方锐急忙探出头,颇有元气地笑着,“警察叔叔辛苦了哈,多谢关心!老林喊我回家吃饭呢不然我们就先撤了?”

 

林敬言微笑着给了他一肘子。

 

大约是方锐眼神特别真诚,又大约是被叫了“叔叔”有点心塞,那警察点头离开了。不等林敬言转身,方锐就率先带着耀眼的笑容窜到了他面前。

“林大大,”他冲着还有些晃神的林敬言开口,笑嘻嘻地戳戳他的侧腰,又委委屈屈地撇撇嘴,“好疼啊。”他把蹭破了皮的胳膊往林敬言面前晃了两晃,便被林敬言抓住手腕拉到眼前。

方锐垂下眼,他感到林敬言温润的气息拂过手肘处的伤口,酥痒顺着血管一点点蔓延到四肢百骸,他无法想象自己是否红了脸。林敬言生的正经,调起情来却一点不含糊,明明是哄女孩子的把戏,但因为是他,在方锐身上便每每屡试不爽,他嘴角带笑,佯作要吻下去,果不其然看到方锐几乎是触电般的抽回手,恶狠狠地别过头去,臊到说不出话来转身就走。

 

林敬言哑然失笑。

——果然是个小孩子嘛。

他紧走两步追上方锐,张开手指,然后那小孩便悄悄把手伸到他的手心之中。

俩人的影子摇摇曳曳地印在身后支离破碎的琉璃玻璃上。

 

********

零点十六分,在一片黑暗之中,林敬言朝方锐伸开双臂。

“睡吧。”他微微笑着,紧接着感到方锐毫不迟疑地钻了过来,双手双脚将他缠了个完全,心满意足地将头埋到他的胸口。

 

 

噗通——噗通——

 

黑暗中林敬言的心跳像是缓慢又优雅的催眠曲,方锐合上眼睛,露出安心的笑容,像个婴孩般乖巧地蜷缩进林敬言怀里。

 “别怕。”他听到林敬言对自己说,然后温暖的手将他冰冷的身躯抱得更紧了一些。

 

“已经八十三天了……”方锐打了个呵欠,入睡前模模糊糊地想着。

 

——距离我死掉,已经过了八十三天了啊。


评论(7)
热度(28)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