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初晴雨(END)

完!结!了!

从此之后!我也是一个!有了完结林方文的人了!(滚

没出息的说最后的老林和点心都苏到我了_(:з」∠)__(脸呢

 @有颗圆扣子 要BE番外吗!!

特别特别想写H

可是觉得有点喪病


———————————————————————————————————

这个秋天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林敬言依旧营生着他的书店,那顿饭后来也补了上来,叶修隔三差五过来看看,蹭吃蹭喝蹭Wi-Fi,林敬言同往常一样挪移几句,也就认命的给他端了茶来,入了冬天气冷的出奇,热气氤氲在玻璃上印出蒙蒙白雾。

 

叶修环顾四周,翘着二郎腿随意调侃:“行啊老林,活得不错嘛!什么时候给哥尝尝你拿手的小甜饼啊。”

林敬言浅浅笑着,摘下被热气蒙上水雾的眼镜低头擦拭,目光所及之处是早已落满了灰尘的烤箱。

 

忽然,他听到桌子旁有悉悉索索地声音,低眼望去却只见之前自己堆放的一堆杂书,再无他物,他疑惑地盯着,想要起身又被叶修再次叫了回去。

“哎老林!”叶修翻得手边的书沙沙作响,他笑着看林敬言:“前几天你跟我说的那个什么……孤独的,哥还没看呢,来来给我讲讲。”

“是《百年孤独》。”林敬言无奈地推推眼睛,转身就走:“我记得放到那边了,我找给——”

叶修突然站起身,紧走两步赶在林敬言前面,挡住林敬言的去路。

“算了,太麻烦了。”他用脚踢了那书堆一下,三两本书掉下来摔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然后静静躺在上面不动了。

林敬言紧盯着那摞书,心里泛起小小的涟漪,然后那涟漪越来越大,直至把他整个心脏吞噬。

 

他站在叶修面前,笑的温文尔雅。

他说:“叶神,让一下。”

叶修摸出烟,被他眼疾手快地按住,用眼神示意叶修去看墙上贴着的禁烟的牌子。

叶修耸耸肩放下手,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到:

“林敬言,你认真的?”

林敬言笑的更开了一点,毫不示弱地回望过去,同样一字一句地重复到:

“叶神,让一下。”

 

 

方锐被天雷劈掉了半条命,拖着身子好歹撑回了森林,被早就守在入口的老狐狸衔了去,连拖带拽地送到了大槐树底下,气息奄奄地趴着,腹部的伤口把草染得血红,一身雪白的毛被天雷烧的焦黑,口鼻都渗出鲜血,老狐狸心疼地用嘴舔舔他的耳后,又拿爪子揉揉他的后颈。

 

“呜……”起初只是小小的呜咽之声,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发抖,脑海里浮现出林敬言看他的眼神,惊讶、悲伤、带着被背叛的绝望,便再也忍不住,眼泪混着鲜血一滴一滴渗入土中。

 

老狐狸不说话,任由他哭着,方锐流了几滴泪就止住了,牙齿快要把下唇咬穿,眼睛空洞地盯着前方,听到老狐狸唤他,这才缓缓地把目光转了回来。

“我……”他急促地呼吸着,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一口黑血涌了出来,他舔舔嘴唇,低声开口:“我……咳咳……没、没想……”

 

“我知道。”老狐狸用舌头替他理顺成结的颈毛,缓缓开口:“我知道。”

方锐叹了口气,新生的草坚韧而蓬勃,扎的他腹部的伤口生疼,却连翻身的力气也没有,他闷闷地趴在地上,心里的委屈快要满到溢出来。

 

他知道,你看他都知道,为什么你就是不知道。

 

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人。

会陪我聊天,对着我笑,给我烤好吃的甜饼。

肯让我睡在你的被子里,跟我用同一副碗筷喝汤。

我从来没想拿你躲天劫。

我怎么会想用你躲天劫。

 

方锐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他抬起头,喉咙里发出濒死般的嘶吼。

如果最后是这样,一开始就不要伸出手啊。

 

失血使方锐视线模糊,身体已经痛到麻木,他放松了力气,脑海里又浮现出林敬言好看的笑容。

但是你肯伸出手,真是太好了。

 

 

大槐树的树叶剧烈地抖起来,老狐狸叹了口气,三下五除二跳到树上衔下一片叶子塞进方锐嘴里。

“含着。”他言简意赅地说道:“这天劫是躲不过了,趁着还有时间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过要快,这叶子上的精气撑不了一时片刻。”

 

“我的天劫是这笨蛋帮我挡的。”他拿尾巴扫扫身后的槐树,径自对方锐说道:“那时三阵天雷劈下来,硬生生把他的七魂烧掉了三魂,从才再不得成仙,连话也说不得。倒也不算什么,反正他无论怎样我都能明白,只是你……”

 

他抖抖耳朵,声音里带了点不舍。

 “方锐,之后的路,你自己选。”

 

方锐挣扎着站起来,抖抖身上的碎草,他早已化不成人形,小白狐狸满身的血污,憋着槐树渡给他的一丝精气,哆哆嗦嗦地一路狂奔,一路上引来无数人的围观和尖叫,更有甚者朝他投来尖锐的石头,他顾不得躲,任凭骨头被砸的生疼,心下只想着快些跑到林敬言身边去。

 

在第三阵天雷来临之前,至少也要见他一面。

 

他在书店门前停下脚步,叶修的气息直刺刺地传了过来,这家伙在书店四周都布了阵,不防火不防盗偏偏把他方锐挡在了门外,小狐狸气的尾巴都炸起来,在心里大骂叶修卑鄙,眼看着林敬言就在屋内同叶修闲聊却不得近身,只得围着书店一圈一圈地转,嘴里哀叫着想要引起林敬言的注意。

 

奈何叶修的阵补得太过缜密,林敬言看不到,更听不见。

方锐心一横,当机立断吐出了槐树叶子,身体顿时重了许多,这叶子带走他精气的同时也带走了他不少的妖气,他孤注一掷,硬生生挤进了阵里。

 

现在他已经虚弱到连原型都不能被林敬言看到,一瘸一拐地走进来,想要去叼林敬言的裤脚又顾忌叶修就在旁边,只得缩到桌旁的书堆之上,有一声没一声地叫着。

 

“老林!”方锐哑着嗓子喊,林敬言却只听的书页簌簌作响,他毫不气馁地再次叫起来:“老林,我在这啊!老林!”

 

幸好,林敬言从来不让他失望。

 

叶修默默无语地侧身闪开,林敬言跪坐下来,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索书堆上的空隙,果不其然碰到了柔软的皮毛,他的手在微微颤抖,凭感觉替方锐理着纠结成团的尾巴,然后是背毛和脖子,最后来到头顶之上。

摸到耳朵的时候方锐怕痒似的抖了抖,低笑出声,他用湿漉漉的小鼻子去拱林敬言的手心,然后摆动着后爪想要跳到林敬言腿上去,只是伤的实在太重,稍一用力就钻心的疼,只好哼哼唧唧地缩成一团,把前爪按在林敬言的膝盖上。

林敬言什么也看不到,只感到有温热肉垫压在自己的膝盖之上,手下的小狐狸转了两转,便安安分分趴在了自己腿边,林敬言双手摸索着来到他的前爪处,善解人意地把他抱了起来,轻放到自己腿上。

他的手指被方锐尖锐的指甲划破,流出温润的血液,被方锐舔了去,得了男人的精血,身体总算一点点现了形,他蜷在林敬言膝头却还是不满足,挣扎着要往林敬言怀里拱,想说话可开口都只是狐狸细微的叫声,便索性闭了嘴,半睁着眼睛去看林敬言,虚虚弱弱地笑着。

 

方锐把无力的尾巴搭在林敬言手腕上,小前爪紧紧抓住林敬言胸口位置的衬衫,就这么凑了上来。

 

他犹豫着,小心翼翼地,用柔软的舌头轻舔林敬言的嘴唇。

然后弯了弯眼睛,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转身就要逃。

 

林敬言眼疾手快地拦住他,再次把他按进自己怀里。

“呜嗷!”方锐死命挣扎着,可不消一会挣扎就弱了下来,林敬言的怀里太舒服了,舒服的让他误以为自己还躺在楼上的床上,等着林敬言醒来跟他道“早安”。

他听着林敬言坚强有力的心跳声,倦意一点点涌了上来。

 

“老林!”最先开口的是叶修,他一忍再忍终是忍不住,熄了烟面色铁青地站在林敬言身后:“老林,让他走。他的天劫要来了,不想死就放手。”

 

方锐迷迷糊糊地消化着叶修的话,然后猛地惊醒,挣扎着想要从林敬言的怀里跳出。

林敬言的手悄悄收紧了一点,他安抚地摸摸方锐的额头和脖子,又揉揉他的肚子,把他完完全全地抱在自己怀里。

“不怕。”林敬言温柔的笑着,方锐从他的瞳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他平静说道:“不怕,我陪你。”

 

方锐死死盯着他,试图从他眼里找到一丝玩笑的成份,过了良久,他发出一声细长的哀鸣,用小爪子挠挠自己耳朵,把自己埋进了林敬言胸口。

 

原来你还是什么都知道。

 

“啧啧,一个个都是疯子。”叶修怒极反笑,叼着烟静站在一旁。

 

天雷夹带着地火气势磅礴汹涌而来,方锐紧紧闭着眼睛,只感到热浪一阵阵袭来,巨大的响声快要把他的鼓膜震破,天地间只有林敬言的心跳是真实的,一下又一下,好像在念含蓄又热切的情诗。

 

方锐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可林敬言的臂膀像是巨大的羽翅,把他从头到脚遮了个完全,什么都挤不进来。

 

不知过了多久,雷鸣声小至消失,雨落身上一派清凉,方锐颤巍巍地抬起来,天雷快把四周的一切烧成灰烬,狼藉到了极点,林敬言面色苍白,刘海被雨水打湿杂乱地贴在额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

 

他歪着头疑惑地眨着眼睛,动动爪子又甩甩尾巴,抬起头去看林敬言,满眼的不可置信。

 

我们活下来了?

 

叶修置身于断墙破瓦之中,俨然还是刚刚那副样子,他面色铁青地盯着方锐看了许久。

他说小狐狸你赢了,我只道老林人好,没想到他能好到这个地步。你赢了,他用几十年修得的福报替你挡了天雷,怕是以后几世再难为人。

然后他忽然突兀笑了起来。

“不过他乐意,哥又能怎么办呢。”

 

方锐脱了力躺在林敬言怀里,听了叶修这番话心突突地疼,林敬言倒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和着细雨,用手指一缕一缕细细打理着小狐狸的皮毛,偶尔坏心地挠挠他腰侧怕痒的地方。

 

“老林。”方锐的喉间发出细碎的兽鸣,也不管林敬言是否听得懂,他蹭着林敬言的手,呜咽着,断断续续地说着。

“老林,那下辈子你就随我去当狐狸吧,我捉兔子给你吃,和小甜饼一样好吃。”

“林大大,你以后的每一世我都要定了,可不许赖账。”

“林敬言,我喜欢你。”

 

林敬言温润如水的目光落在方锐身上,眼里的爱意多到快要溢出来。

他笑着拿指尖刮刮方锐湿漉漉的小鼻子。

“我也喜欢你。”

 

阳光洒满在天地之间。

绚烂的彩虹在他们身后绽放开来。


评论(7)
热度(52)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