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初晴雨(五)

该五了是吗……

最近特别没手感……

想要甜甜腻腻的林方和粘粘糊糊的喻黄啊……(躺

天热除了干 @有颗圆扣子 干什么都没心情……

压力山大……

这章叶神怒刷存在感wwwwww

我超级喜欢老叶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然最喜欢的还是老林

下章完结√

关于结局,我跟我家扣子说,点心大大没躲过天劫,老林难过一阵也就慢慢忘了。

然后她就要跟我离婚啦(x  心塞(x

其实我是个亲妈!!这怎么可能呢!!

他们可是!林敬言和方锐啊!

———————————————————————————————————

林敬言带着厚厚的手套把甜饼从烤箱里拿出来,那边方锐就手一撑坐到了料理台上,被林敬言瞪了一眼,只得满脸不服气地跳下来,眼里倒是笑盈盈的,倚在一旁等着林敬言递甜饼过来。

方锐美滋滋地吃着甜饼,林敬言脱下手套推了推眼镜,开口道:“晚上我要出去见几个朋友,你来吗?”

“来!”方锐扬扬脖子咽下口里的甜饼:“向林大大的组织靠拢!”

这孩子最近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林敬言扶额,嘴里却好声督促着他去换衣服。

 

秋越来越深了,傍晚的空气凉的彻骨,方锐本不想穿的那么多,他是只狐狸,这个季节毛正是厚的时候,奈何林敬言不知道,他又不敢说,便乖乖地任由林敬言低头给他围好围巾,手套便死活也不肯带,林敬言被他闹得没辙,只得让步,让方锐把温热温热的手塞进自己口袋里,俩人说说笑笑地往目的地走去。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那么快,方锐还没享受够林敬言手心的温度就已经置身于酒店门口,远远瞧见一个人站在背风处叼着烟吞吞吐吐,烟味熏得方锐头昏眼花,皱皱眉想拉着林敬言离远点,未曾想还没开口林敬言就握住他的手迎了上去。

 

“叶神,怎么不进去啊?”林敬言开了口,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润平和。

叶修瞧见他,耸耸肩:“里面禁烟,没招啊。”他把烟扔到地上,用脚尖撵了撵,冲林敬言笑起来:“好近不见啊,老林。”

“好久不见。”林敬言也笑起来。

 

叶修这人生的奇怪,据说从小就天赋秉异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好在他天性天不怕地不怕,自己又喜好这口,一来二去倒是玩出了点门道,据说在道上极有名气的,不过用张佳乐的话来说他只是个半仙,虽说林敬言不信鬼神,但左右相识了十年,有些事他说的还是挺准,“叶神”这称呼倒也叫的顺口了。

 

叶修刚想再说几句,瞥见林敬言身后畏头畏脑的方锐,不觉脸色一变,眼神又落在了方锐和林敬言十指相扣的手上,思索了片刻突兀地笑了起来。

林敬言被他这一笑闹得摸不着头脑,他紧了紧方锐的手示意他走上前,也好介绍,可那孩子死活躲在自己身后不出来,不说话也不动作,手指紧紧握住自己的衣袖。

 

“算了老林,别为难这小东西了。”叶修又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却并不点燃,他嘴角扬起讽刺的弧度:“哎,这骚味还真是呛人啊。”

“你!”方锐探出半个脑袋,冲着叶修呲牙咧嘴,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混蛋!”

“呵呵,连骂人都不会就出来害人啊?”叶修掏出火机,“啪嗒——”一声燃起火苗,林敬言敏锐的感觉到方锐的手紧了紧,他想问方锐怎么了,未等转身就被叶修抓住了肩膀,一个用力就拉了过去。

“嘶——”叶修使了十分的劲儿,扯得林敬言肩膀生疼,他保持着面向方锐的姿势,眼睁睁看着这小孩呆呆地站在原地,失去了自己手掌的手微微张着,满脸的不知所措,林敬言心疼的要命,他用手肘顶了顶身后的叶修。

“叶修你干什么!放开!”

 

叶修握住他肩膀的手又大力了点,另一只手在他的腰间轻轻一点,林敬言猛地觉得双腿发软,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支撑着没当场跪下去,方锐红了眼立马就要扑上来,却被叶修的一口烟生生逼得后退了几步。

 

“老林。”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在林敬言耳边响起:“你睁开眼,看看你这些日子都疼了个什么东西。”

 

林敬言眼睛干涩的难受,他眨眨眼,透过烟雾看见方锐满脸杀气地瞪着叶修,全然不见昔日天真的少年模样,头顶冒出了尖尖的耳朵,双手双脚刺出了锋利的指甲,身后一条毛茸茸乱蓬蓬的尾巴在空中甩的劈啪作响,周身的戾气都快要把空气点燃,他握紧拳头,声音低沉地开口。

“还给我!”

 

叶修笑着不说话,他依旧按住林敬言的肩膀,好整以暇地又呼出一口烟。

 

方锐后退了一步,做出了攻击的动作,咬牙切齿地再次喊了出来:“把林敬言还给我!”

 

林敬言张张嘴,他想说方锐别急,我就在这,你别犯傻,等着我,我这就过去。但叶修的手像是千斤重般压得他动弹不得,大脑昏昏沉沉得疼着,连话都说不出,他只能睁着眼,目光热切而忧伤地看着那只小狐狸被叶修的法术一次次逼退,又毅然决然地冲了上来。

 

“好了闹够了吧。”这样的戏法玩了三四次,叶修终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他嘴角依旧挂着讥讽的笑容,示意方锐抬头看。

“小狐狸,赶快逃命去吧。”

 

乌云不知何时已经在方锐头顶积了厚厚一层,夹杂着闪电的天雷倾盆而下,方锐躲闪不及被劈了个正着,半边身子都要烧起来,他撕心裂肺地哀嚎了一声,林敬言似乎都嗅到了皮肉烧焦的味道,只觉一口气血涌上喉咙,喊又喊不出,心隐隐钝痛着。四目相接,方锐无言地看了他一眼,终究转身一瘸一拐地跑远。

 

当方锐拖着长长的尾巴融入夜色之中,林敬言终于支撑不住跪坐在地上,叶修叼着烟蹲下身,见他一脸心疼的要死的表情,不觉“啧”了一声,伸手按按他的眉心,多少让他活过来一点,这才慢悠悠地开口。

“老林,别傻。我知道之前你是真疼他,可他是只狐狸,你能指望狐狸有个真心吗?那小狐狸是拿你渡劫呢,之前是你福报深,侥幸逃过一劫,可这天雷三阵,一阵比一阵来的烈,怕是再来这么一次,你这命就交代在这了。”

 

他的烟快要燃尽,在黑夜里忽闪忽闪地亮着,声音带着沁人心脾的凉。

“就为了这么只狐狸,不值得。”

林敬言抬头望着他,没出声。

 

叶修被他盯得毛毛的,也没再劝,拍拍裤子站起来,又伸手把他拉起来,发生这档子事饭是不能吃了,林敬言恢复的很快,他清清嗓子同叶修道谢,然后拜托叶修跟其他人表示歉意,自己径自回了家。


评论(3)
热度(32)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