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初晴雨(四)

考完试了!学姐有点可爱2333333

完结倒计时(x

没梗玩了……

来开脑洞吗wwwwwwww

———————————————————————————————————

这已经是方锐第三次从树上摔下来了,他飞快地爬起拍拍身上的土,撇撇嘴满脸地心不在焉,老狐狸不爽地盯着他,恨不得上去打他一顿。

“小兔崽子你这表情给谁看呢!”他终究忍不住训斥了方锐。

方锐的天劫还没有渡过去,三阵天雷将将过了一阵,而余下的只会一次比一次猛烈,老狐狸心里焦急,偏偏正主却不怎么担心,整天没个正形的想三想四。

 

方锐狡黠地笑着跳起来,伸出爪子摆了两摆:“我是狐狸,是吃兔子的!老师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然后又讨好的变出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那兔子围着老狐狸绕了两圈,一蹦一蹦地向远处跑去。

 

老狐狸撇撇嘴,方锐法术再厉害也掩盖不住他满心的忧愁,方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难受,他想念闹市的人言人语,想念书店里的墨香味,想念柔软的沙发和床,想念只吃一口就停不下来的小甜饼。

 

想念——林敬言。

 

想到林敬言,方锐低下头,嘴角偷偷向上弯起。

 

老狐狸见他这样,心下想着完了完了,这小子是彻底动了凡心,不知是哪家的姑娘,但愿是个宅心仁厚的主儿,若是知道他是狐狸,就算不接受也别找道士来收了他。他叹了口气,在大槐树上蹭了两下,懒洋洋地挥了挥爪子。

“你走吧,我保不了你渡劫了。”

 

方锐眼睛一亮,继而装的痛心疾首:“哎哟,老师你赶我走啊?”

 

“快滚快滚!”老狐狸隔空踢了他一下,嫌弃地说道:“找你的心上人去,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助你成仙。”

 

“嘿嘿!”方锐揉揉被踢疼的屁股,笑的一脸猥琐:“天上有小甜饼吃吗?”

 

老狐狸没搭理他,他也没想得到老狐狸的回应,干净利索地变成了人,还是之前衬衣长裤的打扮,急不可耐地向森林外走去。

 

大槐树的树叶沙沙作响,老狐狸闭上眼叹了口气:“没办法啊,但愿那人是他的缘,而不是劫吧。”

 

方锐上一次出来的时候还是夏天,现如今已经进入了初秋,他一路嗅着小甜饼的气味走到林敬言的书店前,那时林敬言正笑着给一位女孩倒茶呢,林敬言看不到,方锐可是一眼就看出了她满眼的爱慕之情,那女孩好看的很,眼睛像是森林里最可爱的母狐狸一样亮,方锐也喜欢,但是跟林敬言比起来就是逊色了不少。

 

方锐心下一急,直愣愣地冲过去,狠狠撞在玻璃门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呜!!”小狐狸捂着额头嘤嘤嘤地蹲下来,爪子在地上拍个不停。

 

林敬言循着声音望过去,只看到还穿着薄衬衫的少年委委屈屈地缩成一团,他急忙站起身疾走两步拉开门,蹲下来替方锐揉着额头。

 

“方锐?”林敬言的声音里透着惊喜:“你怎么来了?”

疼得呲牙咧嘴的小狐狸感到林敬言柔软的指腹按在自己的额头上,身上好闻的甜饼味传来,先前的不满瞬间烟消云散,他反手勾住林敬言的肩,露出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

“老林!想我了吗?”

“想。”林敬言也笑眯眯地,招呼他站起来:“外面冷,进屋说。”

 

屋里的女孩瞧着他们并肩走进来,便知趣的告辞,方锐在书店里转了两转,又蹭到林敬言身边去,只知道看着他笑不说话。

“额头还疼吗?”林敬言有一堆问题想问,脱口而出的还是这一句。

方锐圆溜溜的眼看着他,露出狡黠的笑意:“疼!老林你得负责!”

他抢在林敬言搭话之前开口:“我被赶出来了,老林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只能露宿街头了。”说完还撇撇嘴,露出一副委屈模样。

 

林敬言抬手摸摸他的头:“行了行了别装了,尾巴都快露出来了。”

 

尾巴?!方锐惊得急忙回头去看,瞧见自己裤子后面还是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又看向林敬言,发现他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心有余悸地喘了口气,这才大刺刺地推着林敬言的肩膀,缠着他去烤小甜饼。

 

到底就这么住了下来,林敬言问过方锐几次他家在哪里,方锐曾经企图糊弄过去,可林敬言严肃起来有点吓人,他只得老老实实地发誓自己绝不是逃学出来的才作罢。白天他同林敬言一起坐在书店里面,泡玫瑰花茶,烤小甜饼,他人话说起来费劲,也只有兴趣同林敬言说,林敬言跟别人聊天的时候,他就靠在书柜后面百无聊赖地用牙齿撕书玩,等到客人走了,林敬言唤他的时候,再匆匆忙忙施个法术把书恢复原样,装的乖乖巧巧地走出来。

 

久而久之,客人们渐渐习惯了书店里这个眼睛真诚,有着狡黠笑容的小店员。

 

晚上上了楼,方锐就撒了欢的闹腾,他缠着林敬言,老林长老林短叫个不停,或者蹦达着无所不用其极的玩着林敬言房内的东西,林敬言洗完澡出来,无语地看着方锐正拿着鼠标噼里啪啦地打着游戏,这孩子刚来的时候还连电视都不会用呢,他一面想着,一面看方锐灵巧的双手飞舞着,不消一会就赢了那场战斗。

 

“林大大!”方锐放下鼠标,甩甩半干的头发,朝林敬言扑过去。

自从接触了网络,“林大大”这词方锐最近叫的顺口,林敬言倒也由着他去,还时常礼尚往来地称他为“方锐大大”。

林敬言稳稳接住他,几日的相处他已经适应了方锐特殊的示好方式,在他腰间挠了一把,听见方锐求饶般的笑声,这才停手,拍拍方锐的后背。

“好了,睡觉吧。”

 

他们盖着各自的被子躺下来,虽然隔天早晨方林敬言一定会收获一只把头埋在自己胸口的方姓少年。

 

生活美好到方锐都快忘了那该死的天劫。

 

 


评论
热度(23)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