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初晴雨(三)

要考试了……心塞……

要搬寝室……心塞……

要换门了……心塞……

求老林治愈…………

我也想要一只……长着毛茸茸大尾巴的……小点心呀……

——————————————————————————————————

林敬言的书店开在闹市区的背面,面积不大,灯光明亮,经常会烤些甜饼供人自取,又泡的一手好茶,更多的时候,人们愿意来这同年轻的老板谈天说地,聊到天色微黑,再选本好带上,满载而归。

 

方锐直到坐到林敬言的书店里的时候也还是昏昏沉沉的,只记得自己抬头就能看到天边暗的吓人的乌云,孕育着闪电和狂雷,好像随时都会朝自己劈下来,因此在林敬言提出邀请之时忙不迭地点头,紧紧握住他的手随他进了门。

林敬言浸了湿毛巾递给方锐,又转身去取药箱,方锐接过毛巾捂在脸上,目光全都落在窗外的乌云之上,心想幸好幸好,若是刚刚得意忘形出了手,怕是自己现在就是个烤狐狸了。

 

他又转头去看林敬言,那男人正背对着他,抬着头在储物柜高处翻找,灯光将男人的背廓映的柔和,他努力抬高手去够橱顶的药箱,肩胛处线条优美极了,比方锐见过的每一只母狐狸都要好看。

 

方锐在心里暗暗鄙视了自己一下,甩甩头把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出脑内,睁着圆溜溜的眼四处看着,林敬言的书柜里摆满了高矮不一的书,方锐不认得几个字,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书这种东西充满兴趣,他跳下椅子,好奇地看来看去,一排排走过去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窗边。

 

“轰隆——”

方锐瞪大了眼睛,眼看着乌云冒出银色的光,一瞬将天地照的如同白昼,紧接着夹杂着烈火的天雷汹涌而来,小狐狸僵直了身体,乌黑的瞳里被天火染得一片血红,他几乎是瞬间白了脸色,恐惧像是海啸般席卷了他整个心脏,使他如坠冰窖,千算万算,偏偏没有算到这一出——

 

天劫要开始了。

 

林敬言只听得一声巨响,刚转头就被闪电映的睁不开眼睛,模糊间只看到方锐呆呆地站在窗前,“方锐!”他大喊一声,几乎在一瞬间扑了过去,挤进方锐和窗的缝隙之间,一手揽住方锐的腰一手按住他的头,强迫他同自己一起蹲了下来,与此同时书店的窗被震得粉碎,旋风夹杂着碎玻璃在林敬言裸露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血痕,他吃痛地皱皱眉,赶忙把方锐搂入自己怀中,尽可能地挡住狂风对方锐的侵袭。

 

雷声不过持续了三十秒,可林敬言却觉得像是一整个晚上那么长,灯被枯树枝击中,整个书店都陷入了让人难以忍受的黑暗之中。而方锐从刚才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他瘫坐在地上,任由林敬言抱着,周身冷的出奇,若不是林敬言放在他上的手能感到小腹微弱的起伏,简直和尸体无异,方锐还是第一次见到天雷呢,别的狐狸活到五百岁才可能遇到的劫,偏偏被他一只不到三百年的小狐狸撞上了,他害怕的要死,爪子都伸出来,掐进林敬言的肉里,温润得血流到他的肉垫上,空气里充满了甜腥的味道。

 

好在隔着黑暗,林敬言看不到他乱蓬蓬的尾巴在空中胡乱地拍打着。

 

等到周遭都平静下来,林敬言刚松了一口气,拍拍方锐的背示意他从自己怀里离开,想看下他怎么样,结果手机却突然响起,怀里的人一个激灵,好像被手机铃惊醒一般,哆哆嗦嗦地抖起来,林敬言摸索着按住他的肩,扣住他的后脑把他摁到自己肩膀上,本想询问几句,可是电话响的实在是恼人,没办法只好空出一只手按下了接听键。

 

“喂喂喂老林!你在干吗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张佳乐活力四射的声音透过来,让林敬言提了提精神,他清清嗓子,这才开口:“没事,怎么了?”

“没事就好!”张佳乐笑起来:“老韩让我问你下个月聚会来不来?老叶也来,这小子好不容易出现一次可不能让他跑了。”

“知道了,我尽量去。”林敬言笑着回答。

“哦哦好!那回见啦老林!”张佳乐说完挂了电话。

 

林敬言把手机放到一边,方锐不知何时停止了颤抖,此时正安安静静地趴在他的怀里,尾巴早被他趁机收了起来,爪子也变回了白嫩的手,林敬言拍拍他的背,他便抬起脸,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老林。”他学着手机里的声音叫他:“老、老林……”

林敬言随手把碎了的眼镜摘下,轻声答道:“我在。”

方锐皱皱鼻子,垂下眼帘看他肩膀上的血痕:“我怕……”

 

“我知道。”林敬言用手撩开方锐额头被汗打湿的刘海,露出温柔的笑容:“不怕,我在。”

 

书店的楼上便是林敬言的住处,眼下这个情况方锐是走不了了,他便牵着方锐上了楼,徒留下一片狼藉,林敬言开了灯,看见二楼安然无恙松了口气,不觉心想刚刚那雷像单冲着方锐来的似的。

 

方锐窝在林敬言的沙发上,好像坐在森林最柔软的深草处,抬头就能看见林敬言在不远处忙碌的身影,眼皮止不住地打架,安逸地快要睡过去,忽然,一阵香气从林敬言的方向传了过来,方锐眼睛亮了亮,急忙跳了下去。

 

“老林!”到底是小狐狸,不消一会就又恢复了之前活蹦乱跳的样子,鞋不知道何时不见,他光着脚蹭蹭蹭地跑到了厨房,探头探脑地望向林敬言的手:“你干吗?”

“嗯?”林敬言转过头。

“你、呃……你在干吗?”方锐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学人话了。

 

林敬言了然,他转过身往方锐嘴里塞了块什么,眼里满是笑意:“尝尝。”

“唔!”方锐吓了一跳,可因为对方是林敬言,倒是很快接纳下来,他尝试着嚼动牙齿,香甜的味道就在空中蔓延开来。

 

“卧槽!好吃!”方锐嘴里含着饼干,含糊不清地说着。

林敬言有些无奈:“别没事把‘卧槽’挂在嘴边啊。”

方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老实说他不太懂卧槽的意思,只觉得是在表达强烈的感情,不过老林说的总是对的。而且这东西实在太好吃了,酥酥软软的,从嘴里一直甜到心窝里。

 

“老林,超好吃!是什么?”方锐眼睛亮的出奇,眼巴巴地盯着盘子里金色的饼干,话还是有点颠三倒四。

“自己烤的小甜饼,喜欢的话就带些回去。”大约是刚吃了甜饼的缘故,方锐觉得林敬言的声音也透着暖意,他用嘴接过林敬言又递过来的甜饼,开心的笑起来。

 

甜食让方锐彻底安下心来,他心满意足地窝在林敬言的沙发上,嘴里塞得满满的,要不是顾及着林敬言在一旁看着他,恨不得立马把尾巴放出来摇个不停,一面吃一面还要看着林敬言,从书到甜饼到电灯什么都问个不停,林敬言心下惊奇,但还是仔细的同他讲来,语气和蔼声音温柔,直说到口干舌燥声音微哑。方锐猛地反应过来,羞愧极了,林敬言阴差阳错帮他躲过了第一阵天雷,自己把人家害的那么惨,吃人家的住人家的,现在还连口水都不让人家喝,他摸摸后脑,把最后一口甜饼吞下去,决定该自己跟林敬言说点什么了。

老狐狸之前给他讲过许多奇闻异录,可他觉得林敬言懂得那么多实在不敢班门弄斧,绞尽脑汁终于选了个合适的故事。

“老林,我要说的,保证你从来没听过——”他瞧着林敬言,眼睛里像是有星光在闪耀。

林敬言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你遇到过初晴雨吗?”未等林敬言回答,方锐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有的时候啊,明明太阳还挂在天上呢,天上就那么几缕白云,可还是下起了雨,飘飘洒洒的,明明不大却还是让人看不清东西,这种雨不冷,你连一丁点的寒意也感觉不到,只是若是淋到,便会莫名其妙地萌生出赶快回家的念头,明明舒服的很,可还是一时都不想在雨里呆。”

方锐说到这停了下来,欲言又止地望向林敬言,林敬言笑了下,起身从厨房又拿了块甜饼塞到方锐手里。

“最后一块了,吃太多过会该肚子痛了。”

 

方锐有些失望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把甜饼抓在手里,咬一口之后才继续说道:“那是因为,这是我……”他咽下甜饼,顿了顿才继续开口:“这是狐狸在娶亲呀,画眉奏响了乐曲,松鼠为他们开道,新娘子正盖着红色的盖头,被好友搀扶着,走过的每一步都开出娇嫩的花,这是他们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在微风细雨之中,带着父母的祝福和亲人的喜悦,一步一步走到彩虹的尽头去。”

“彩虹的尽头?”

“嗯是呀……”方锐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疲惫袭来让他快要睁不开眼睛,他努力把思维聚集在一起,继续说着:“因为她的新郎,就在彩虹的尽头等着她啊……他们会生活在一起,幸幸福福,永不分……离……”

 

他闭上眼睛,手里还紧紧抓着林敬言给的甜饼,就那么睡了过去。

 

林敬言扶住方锐往一边倒的身体,叹了口气轻轻把甜饼从他的手里拿出来,又把他打横抱起放到了自家的床上,不禁庆幸自己当时不知怎的就买了双人床,他换了睡衣,伸手把方锐的外衣和外裤脱掉,方锐睡得那么沉,迷迷糊糊地任由林敬言动作,乖巧地像只兔子,他给方锐盖上薄被,又从箱子里翻出毛毯自己凑合着裹上,和方锐背靠背躺了下去。

 

林敬言做了一个梦。

他站在一片稻田之上,雨沸沸扬扬地飘落下来,打湿了他的肩头和裤脚,他抬起头,发现太阳还明晃晃地挂在天边,心里想着约莫这就是方锐说的初晴雨。忽然,他听到有人唤他老林,声音真切,由远及近,他定了定神,就见方锐睁着明晃晃的眼睛,一路小跑朝自己奔了过来。

“喂……”这小孩根本就没想刹车就这么径直扑进了自己怀里,然后方锐抬起头,笑的一脸灿烂,嘴里“老林老林”叫个不停。

 

他说:“老林,我喜欢你。”

 

喜欢?林敬言疑惑地皱皱眉,瞧见方锐身后探出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大咧咧地搭在自己的手腕之上,头上也冒出了毛茸茸的耳朵,随着方锐的动作一抖一抖地,林敬言惊讶之余,情不自己地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根部。

“咯咯,老林!痒!”方锐笑起来,在他怀里钻来钻去,然后又忽然严肃了起来,目光越过林敬言直直地看向远方。

林敬言便转身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身后升起巨大的彩虹。

林敬言赞叹了一声,回过头却发现方锐不见了踪影。

“方锐!”他声音里带了些急迫。

 

“老林,你喜欢我吗?”

方锐的声音飘飘飘忽忽,萦绕着林敬言。

 

“我……”林敬言想说些什么,却突然睁开眼坐了起来。

 

身边的床已经凉了,被子整整齐齐盖在自己身上,林敬言摸起眼镜下了楼,发现书店和之前无异,灯、窗户、书,每一个都完好无缺,他皱皱眉头,名叫方锐的少年如同他昨晚做的那个梦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分一毫的痕迹也没留下。

 

只是厨房里本来装着小甜饼的篮子现在空空如也。


评论(2)
热度(24)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