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初晴雨(一)

大家好我又开坑了……

樛木会更的请放心wwwwww

放点口味轻的放松一下…………

这里的点心不是人(喂

嗯照例……

求不打脸(x

———————————————————————————————————

很久以前,在很远的地方有条小河,偶尔有泛着银光的鱼跃出水面,然后顺着河水曲曲折折地游向远处,留下浅浅的水纹。

 

这河蜿蜿蜒蜒,一直流入森林深处。

 

森林的南边屹立着一棵槐树,盘根错节,直插云霄,树底的阴影之上经常会卧着一只年迈的狐狸,眯着眼睛打盹,胡须随着微风颤抖。

狐狸活了很久很久了,没人知道他有多少岁,只是听说这棵大槐树还是株小树苗的时候,这只狐狸就已经来了,不知怎的就瞧上了眼,隔三差五来用小爪子松松土,拔拔草,碰上大旱的时候,甚至把自己磨破了爪子才挖出的一小汪清水让给小槐树。

混合着狐狸鲜血的水滴滴答答沁入泥土,渗到槐树的根上,槐树没动作,也不出声。

 

渐渐地,狐狸长大了,褪去了乳毛,有了些道行,学会了怎样把自己的耳朵和尾巴藏到衣服里,刚成年的狐狸尚不知天高地厚,出了森林惹了不少的祸,最后又狼狈地逃了回来,浑身是血地在槐树底下疗伤。

槐树也长高了不少,粗糙的书皮磨得狐狸有些痛痒,他任凭狐狸的血滴滴答答流到自己树根处,依旧默不作声。

 

狐狸却也还是笑眯眯地,他心甘情愿对槐树好,照例还是拔拔草,松松土,槐树不动作,他就翘着尾巴地靠过去;槐树不说话,他便自顾自地多说一点。

 

时间过的那么快,槐树渐渐长成了参天大树,狐狸抬起头,已经望不到顶,狐狸渐渐老了,毛越发的白,褪去了少时的锐气和小聪明,变得沧桑而成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身边多了许多小狐狸,蹦蹦跳跳地,围着他吵个不停。

 

后来,这些小狐狸长大了了,他们有的修炼刻苦得道成仙,有的离开了森林再也没有回来,更多的邂逅伴侣,在这片森林之中安定下来,落地生根。

这森林变得热闹起来了,老狐狸却还是眯着眼,他太老啦,老得都不愿化作人形,整日趴在树下打着盹,偶尔被小狐狸闹得烦了,也会睁睁眼说个故事,倒是落得开心自在。

 

方锐在很小的时候就和父母走散,被老狐狸捡到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这样带着灵气的幼崽是小道士和魔物的最爱,老狐狸不知道方锐是怎么活下来的,他叼着脏兮兮的方锐一步一步走向大槐树,无视身后诸多魔物虎视眈眈的眼神,气定神闲地趴下来,把自己卷成一团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

 

老狐狸毕竟修炼了数千年,这些个杂碎没个能入眼的。

 

方锐从那之后就跟了老狐狸,他天资聪颖又机灵的很,别个三百年的修炼他只需一百年就能完成,只不过贪玩成性,没一刻闲得下来,整个森林都让他闹了个遍,老狐狸平时没少骂他,他内心是想点拨他得道的,他很多年没出过森林了,但这不妨碍他洞察世事,森林外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了,早一天成仙就少一天危险,奈何这小崽子自己不上心,整天只知道游山玩水,逗鸟扑鱼,出去的时候干干净净,惹得一身泥草回来,老狐狸胡子一竖抬爪就要打,他便急忙露出个灿烂的笑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往他身上蹭蹭,讨好地说着下次不敢了,明知他是敷衍,老狐狸还是放下了爪子叹了口气,任凭方锐撒着欢跳到溪流里洗澡。

 

又过了许多许多年,方锐也能够幻化成人形,老狐狸还是卧在大槐树下,悠然自得地刨刨草,嗅嗅花,小狐狸第一次有了光秃秃的手和脚,兴兴奋奋地跑过来跟他邀功,他不情愿地睁开眼,看见眼前的方锐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脸圆圆的,眼睛也圆圆的,长手长脚,带着少年特有的稚气和活力,倒是生的俊朗,大概是跑得太急,褐色的刘海有些凌乱地贴在额前,小鼻尖都蒙上了一层薄汗, 

 

“我现在,现在可以出去玩了吧?”方锐笑起来,黝黑的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

 

老狐狸瞧着他一脸兴奋,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随你随你。”

“耶!!”方锐欢呼雀跃,到底是个小孩子,一高兴狐狸尾巴就露了出来,在空中摇了几下,又急忙被主人藏好。

老狐狸一爪子抓住急不可耐转身就跑的方锐叮嘱道:“方锐,记住,你是要成仙的,别和人类走得太近。”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变成人要记得穿衣服。”

方锐冲他做了个鬼脸,眼神真诚地看着他,嗖地一声变出了长裤和T恤,趁老狐狸松手一溜烟地跑走了。

 

同族的狐狸有些担忧:“这样真的好吗?方锐还太小……”

老狐狸扭扭身子,给自己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趴下来:“正因为他小,才要挫挫他的性子,不吃点苦头,怎能回来安分修炼。”


评论(11)
热度(21)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