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樛木(七)

恭喜姑娘们考完试!预祝取得好成绩wwwwwww

爆肝爆了一发……

之后要进入期末复习了呢可能会更得慢一点……(没人要看的好吗

越写越渣还能爱吗……(。

想让乐乐和小唐昊早点出场呢!(蹦达

虽然这章还是只有林方俩人(x

老林怎么!这么!苏!

我觉得我写不到肉了干脆先把番外写了

反正番外可以不顾时间线的肉(不

顺便后文可能有双花和韩张……

注意避雷(鞠躬

———————————————————————————————————

第二日林敬言像是履行诺言般没再锁门,方锐沉默地跟着林敬言走出了房门,呼啸的地盘独门独院,像是民国早期的古楼,屹立在闹市区,显得格格不入。外面看来不过是栋二层小楼,装潢的古色古香,卖点古玩字画,实则内里别有洞天,曲径通幽,蜿蜒辗转。

方锐之前在N市的时候倒是从这经过过,不过从来没想过会是唐三打的地盘,只当是古董行当与他无关,现如今他站在厅堂之内,着实还有点不真实感,“木樨阁”三字牌匾悬在头顶,古董店里不算亮,大概是怕光折了这些娇贵玩意,阳光越过门槛斜斜地照进来,落在方锐脚边。

方锐瞄了一眼阳光才转过头,瞧见林敬言好整以暇地端着青玉做的茶杯,雾气缭绕他看不透林敬言究竟是在看他,还是看茶。

他放弃般喘了口气,又把目光重新转回了门口,手指微微弯曲,然后抬起了右脚。


“咔嚓——”他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身体猛地一震,喉咙干涩的难受,小幅度地咽了口唾沫。

方锐不知道此刻拿枪的是谁,却忽然希望会是林敬言,他甚至开始想象林敬言的食指正扣在扳机之上,漆黑的套筒将他的手指衬得越发白皙,血液在青色的血管里流动,好像顺着空气一点点涌上了方锐的脖颈,刺得他耳后发红。


[现在那双眼睛,一定是在注视着我吧?]


方锐鼻子发酸,拼命抑制住想转身的冲动,毅然决然地落下了右脚。

 没装消音器的手枪发出巨响,方锐耳膜被震得生疼,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火药味瞬间弥漫开来,夹杂着尖锐的风声扑向他,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他感到子弹擦着左颊飞过,射入雕着龙的梨木柱子里,方锐忍不住惊呼一声,还没喘匀气就感到肩膀一沉,整个人的重量压了过来。


[啊啊,是林敬言啊。]


心里根本没想明白,嘴角倒是先扬起了微笑,被枪声吓住的身体还僵硬着,他费了费劲,手刚抬起就被握住。从掌心传来的温度让方锐的思维一点点回到了脑海里,他想说话,才发现喉咙已经干涩到疼痛。

“林……”

“嗯。”林敬言放开他的手,依旧用单音回应他的呼唤。

“算了,你走吧。” 


方锐转过身,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敬言,逆光使他几乎看不清林敬言的表情,但林敬言的眼神还是沉静如水,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样,他眨眨眼,呼吸急促了起来。 

“……” 

方锐不说话,林敬言也不出声,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反被方锐抓住,他看到面前的人小腹快速地起伏着,仰着头执着地盯着自己,眼里有莫名的委屈。

终究还是林敬言先软了下来,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摸摸方锐的发根,才发现这小孩脖子上已经布了一层薄汗,他轻叹一口气,还是沉默着,拉着方锐出了门。


街上人来人往,阳光亮的刺眼,没人注意并肩而立的林敬言和方锐。

林敬言轻推了他一把,火药味还残留在他手上,方锐本能的想逃,可看见林敬言的眼睛,又不逃了。

他慢吞吞地往林敬言那边靠近了点,手背若有若无地碰到了一起。

林敬言的温度传过来。

方锐深吸了一口气,鼻腔里全是太阳的味道,然后绝望地闭上了眼。


 逃不过的牢笼,才是最可怕的。 

评论(12)
热度(25)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