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樛木(三)

说好只是为了写纯肉的……

结果现在只想让他们好好谈场恋爱了……

关于这章老林和方锐的举动我要解释下,每个人,在遇到自己生命里注定的那个人的时候,肯定会觉得他是特别的,”一见钟情“倒谈不上,但是会不自觉的靠拢过去。

好吧其实就是不出手还怎么攻略啊! (╯‵□′)╯︵┻━┻【各种意义上【。

其实现在老林和方锐都是直男的,信我。

———————————————————————————————————

王若混了很久,自然知道林敬言是说一不二的主,他礼貌地点点头,道了谢,招呼手下把方锐从地板上拉起来拖走,一面毫不忌讳地当众吩咐手下:

“回去把他送给兄弟们玩吧,玩的越惨越好,别让他死太快,录下来给我看。”

 

方锐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他被人拽着衣领在地板上拖行,睁开眼就看见林敬言端着茶杯望向他,四目相接,林敬言竟从他的眼里瞧出了些许的委屈和不安,他动动嘴角,用口型对林敬言吐出两个字。

 

救我。

 

林敬言这口茶终究没有喝进嘴里去。

 

“等等。”他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再次开口:“王老板,我改变主意了。”

王若停下脚步转过身,疑惑地看着他。

林敬言笑笑,紧走几步到方锐身边,手指灵巧地掰开王若手下抓住方锐的衣领,方锐支撑不住立刻摔在了地上,林敬言瞧也不瞧他,继续对王若说到:“这活儿我接了。”

 

王若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这活算是我破例,钱我可以一分不要你的,不过我有条件。”

“你说。”

“两年”林敬言伸出两根手指晃了一晃,又立马放下,笑吟吟地看着王若:“你得把他放在呼啸两年,之后才能带走。”

 

两年……是不是太久了点。

看出王若的顾虑,林敬言笑容更大了些:“久些,才能让王老板更满意,您说是吗?”

“好!”王若答应了下来:“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林老板。”

 

“好说,好说。”林敬言还是他刚进门时那副好脾气的样子。

 

等到王若带了人走远了,林敬言才收敛了笑容看向倒在地板上的人,方锐的姿势从刚才就没变过,他半张着眼,手被扭成不可思议的角度,如果不是胸腹在微弱的起伏,林敬言肯定以为自己地板上躺了一个死人,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蹲了下来。

 

手指触碰到方锐的面颊,上面的血痕已经干了,稍一用力就簌簌地往下掉,方锐喉咙里发出小兽一般的呜咽,挣扎着往旁边挪,被林敬言眼疾手快地按住他。

“别动,你骨头断了。”他温言制止,方锐微微转头看他,动作放缓了一点。

“你……咳咳咳……啊……”方锐张嘴想说些什么,刚开了个头就被喉咙里的血堵了回去咳个不停。

林敬言又叹了口气,索性伸手一捞把方锐头抬了起来,另一只手搭在他腰上,顺势把他的头搁在了自己肩膀上,然后一下一下给他顺着气。

 

他感觉到方锐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别怕。”他凑到方锐的耳边柔声说:“是你向我求救的吧,所以,别怕。”

揽住方锐腰间的手滑到了他的大腿之下,他略一用力将方锐整个抱了起来,体位的改变使痛觉再一次苏醒,断骨之痛让方锐发出细碎的悲鸣。

 

“抱歉”林敬言尽量平稳地带方锐往后房走去:“你也明白自己在这是什么身份,再找别人来实在不合规矩,我尽快给你找医生,先忍一下。”他顿了一顿,左手安抚性地滑过方锐的左肩,企图用闲聊来转移方锐对痛觉的注意力:“哎,你还没告诉我,你多大啦?叫什么啊?”

 

方锐不说话,林敬言也不恼,他只是将脚步放的稳一点,更稳一点,尽可能的让怀里的人痛苦减少半分,方锐的头正好抵在林敬言胸口的位置,能感觉到他规律有力的心跳,方锐好像置身于黑暗的海里,而林敬言的心跳就像一缕莫名的阳光,洒下来,执着而不容置疑地照到了深海的最深处。

 

快到房门的时候,林敬言听到方锐有些沉闷的回答:“方锐。我叫方锐。”

他沉默了几秒,然后温柔地笑起来:“方锐,没事了。”

 

“已经没事了,方锐。”

 

声音那么好听,怀抱那么温暖。

 

饶是方锐再坚强倔强,也不过是十六岁的孩子,他紧绷着的弦终于断裂了,数日的恐惧和伤痛排山倒海地袭来,他卸下了浑身的倒刺,舒展了手脚把自己藏进林敬言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林敬言任由他把眼泪混杂着鲜血擦在自己一尘不染的衬衫上,低下头,正好看见方锐委委屈屈地眼泪流了一脸,嘴唇因为失血而变得灰白,指尖颤抖着握紧了自己的衣袖,方锐敏锐地察觉到林敬言在看他,他抬眼望向他,用还带着淤青的嘴角冲林敬言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然后头一歪彻底昏死了过去。

 

 

没法混了,他漫不经心地想着,竟然任由一个小崽子这样胡闹。

 

然后他悄悄地,轻柔地,把方锐抱的更紧了一点。


评论(15)
热度(41)
  1. REDBALL暂时闭关 ^ ^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藻暂时闭关 ^ ^ 转载了此文字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