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樛木(二)

继续黑道paro……

原创人物注意避雷

OOC严重

角色爆粗口有

流血表现有


再次说大家不要学里面的人要做个好人啊!!!【呐喊


大概就是为了肉

虽然这章依旧不到肉

老林苏我一脸…

来聊天吗林方的小伙伴们wwwwww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呼啸很强,不过算不上头一头二的组织。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他们的老大唐三打,看上去像是个教书育人的先生,说话总是彬彬有礼,凡事也不说死了,你进一步,他便退一步,你再进一步,他笑着再退,若是有前辈提点着你,就会告诉你这时便好了,别再得寸进尺,若是再进,怕是没命回来。

 

唐三打,三步之后,不留情面。

这样一个人,腰里不带枪,手里不揣刀,连脏话也鲜少讲,却能坐到呼啸头子的位置,任谁也知道不好惹,他笑起来,连周围空气都是暖的,三句两句就能把你说毛顺,什么条件都会答应,等到过阵反过劲来想通了,瞥见他的眼神却又不敢反悔了。

 

唐三打的微笑,眼睛是不笑的。

 

胆子大的问过他为什么不扩充下门面,挣下一方霸主,兄弟们过的指定更加舒适,他坐在檀木的椅子上,手里拿着青瓷的茶杯,里面却不放茶,只加了三五瓣桂花,黄澄澄的水滑入唇中,顺着咽喉流进胃里,这才开口,声音也是笑吟吟的,沾了桂花的香气。

“现在兄弟们过的不舒适吗?”

 

舒适啊怎么不舒适,不用过每天打打杀杀的日子,生意谈不上合法但也没全都违法,遇着条子无理尚能搅三分何况手里握着半分理,腰板自然挺得直,只是他们看不下去自家老大这派气定神闲,觉得他应该飞的更高更好,却也舍不得现在这样安稳地笑着的头儿,只得纠结着苦着脸,继而又扯出安心的笑。

 

唐三打不杀人,也仅仅是不杀人而已。

 

在道上混的讲究个互帮互助,你要是有撬不开的嘴打不服的人,没关系,送到呼啸来啊,交情好的连钱都不收,少则三天多则个把星期,保证把你想要知道的问出来,性子也给你磨得平平的,你送来什么样,还你的时候还是什么样,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也不敢知道,反正送到过呼啸的人从此以后都服服帖帖绝不想进去第二次。

 

他也不管外人是怎么看的,没人问才落得清静,爱恨情仇都与他无关,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唐三打客客气气请了王若坐,又命人上了茶,王若抿了一口苦的皱起了眉头,轻咳了两声这才开口:“林先生,我想请你帮我调教个人。”

 

哦对了,唐三打是对外的名号,他真名是林敬言。

林敬言勾起嘴角,温文尔雅。

“好说,好说。”

 

王若挥挥手让人带了方锐上来。

身体和实木地板接触发出沉闷的响声,方锐撑着手肘想起身,又被王若的手下一脚踏在背后结结实实踩在了地上。这脚触及他肋骨上的伤,他闷咳了一声带出几缕血丝,落在柚黄色的地板上,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痛楚。

 

林敬言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

“王老板……”他手指勾住茶杯却不拿起,视线下撇慢条斯理地开口:“你既已把他打成了这样,怕是我也问不出什么了,拖着这么个半死之人,弄脏了我的地板,两方都不好看。请回吧。”

 

“林先生误会了。”王若笑容不变:“我没想从他那知道什么,我说的调教,是另一种,大家心知肚明。”说着掏出一张支票轻放在桌子上,林敬言一瞥就知道他下了血本。

林敬言用余光看了看方锐,少年眉头紧皱咬紧下唇,不知是疼得还是怕的,身体正微微颤抖着,对上林敬言的目光,他楞了一下,却也不躲,直勾勾地瞪了回来。

 

有意思。

 

唐三打问事,林敬言拷人。

 

调教这事,我是说性的意味上,着实不是什么简单的事。任凭之前是多么倔多么横,你若是给的起钱,林敬言确实能还你一个温驯低和,除了男人的老二再也想不了其他事的人,只是这事算得上是比死还难受,是从里至外毁了这个人,所以林敬言挑理挑的很严,除非他认为这人犯的错确实够得上生不如死这一境遇,否则决不会做。

 

反正没人跟钱过不去。

 

道上人知道的不多,一则有这种性趣的人少之又少,二则若有血海深仇,杀了也就杀了,犯不着费这么多钱财求林敬言做这事,

 

“理由”

他把视线转回来,看着王若言简意赅地说着。

 

王若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咬牙切齿地开口:“他爸曾经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替他挡过枪子的。谁知道这王八蛋睡到了我女人头上,妈的我发现的时候那娘们都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倒是一时疏忽让他俩给逃了,等到我找到他俩的时候这畜生都生出来了,操!”

 

他走到方锐身边,对着方锐的侧腹就是一脚,“唔呃!”方锐被踢得弓起了身子,挣扎着用手捂住肚子咳嗽起来。


“闭嘴!咳……咳……不准……不准你这混蛋这样说我爸妈!”方锐用力抬起头,愤怒地盯着王若。

“靠!你这混蛋!”王若气的又是一脚狠狠踢去。

 

“王老板!”林敬言微微提高了声音:“我说过了,别弄脏我的地板。”

王若停了手,又走回林敬言对面,抬手灌下一杯苦茶:“我找到那两个贱人之后一枪崩了他们,谁想他们倒先把这小畜生送了出去,不过天助我也啊,他叔父在我钱庄欠了钱,稍一打听没想到就这么找着了。就这么打死也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离了男人的老二就活不下去,要他整天摇头摆尾祈求我上他。林老板,你说,我这样做可算过火?”

 

林敬言面色沉静如水,不点头也不摇头。

 

倒是方锐先按捺不住,他现在一说话就是满嘴的血,浑身上下都钻心得疼,连呼吸都费劲,可他还是尽力撑起上身,眼睛通红地瞪着王若:“你、我杀了你!”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吃尽了苦头也不知回头。

林敬言在心里感叹着,不自觉地又看向方锐,满脸血污使他看不清方锐的长相,但能让王若选择这样估计也算是不错的,十六岁的方锐,身上每一处都透着生机和活力,只是让王若这几天不知轻重的毒打怕是活不过三天了,他在心里惋惜了一下,再次开口。

 

“他还未成年吧?呼啸的规矩,未成年的,不动。”

 

“你……”王若还想说些什么,林敬言手离了茶杯,在空中挥了两下。

“王老板,再会了。”


评论(1)
热度(34)
  1. 海藻暂时闭关 ^ ^ 转载了此文字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