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樛木 (一)

之前说的那个TJ师林敬言x方锐

大概算是黑道paro

原创人物注意避雷

OOC严重

角色爆粗口有

流血表现有


大家不要学里面的人要做个好人啊!!!【呐喊


大概就是为了肉

虽然这章还没肉

真的要来吗英雄?

那好吧来一发吧wwwwwww

———————————————————————————————————

“呼——呼——”方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拼了命地跑着,他能感到有鲜血从左肩涌出,然后顺着腰侧滴到沥青路上,右侧肋骨大抵是断了,每跑一步都让他疼到双眼发黑,肺部像要炸开一般灼热,他只得张大嘴努力呼吸着夜晚冰冷的空气,企图让被疼痛和疲惫逼到昏厥的大脑清楚一点。

操!他暗骂了一声,长期的饥渴和失血使他视线模糊起来,察觉到自己脚步无法控制地慢了下来,他抬起右手狠狠地掐紧了左肩的伤口。

“唔!”疼痛像闪电一般袭来,方锐咬紧嘴唇发出一声闷哼,摆头将快要滴进眼睛里的汗甩掉,双腿终于是再次上紧了发条,面前的路漆黑又陌生,他只是凭着本能跑着,拜托老天,只要能避开后面的人,怎样都好。

 

只是归根结底,老天从未回应方锐的祈求。

 

被人抓着后颈狠狠摔在地上的时候,方锐还在试图用完好的那只手袭击来人的肚子,微不足道的攻击毫无悬念地被挡了下来,右臂在身后被扭成了不可思议的姿势,痛觉从手指开始顺着小臂直走入脑,方锐似乎听到自己筋骨发出的悲鸣,紧接着身上的人一脚踩住方锐左脚的踝骨,他把惨叫憋进腹里,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血混杂着泥土染脏了方锐的面颊。

 

得,这下彻底跑不掉了。

他微微眯起眼睛,感到浑身的力气都在流失。

 

“不要命的臭小子!”其余的人很快接二连三的赶到,有人蹲下来拽起方锐的头发强迫他与之对视,眼里充满了戏谑。

“跑?你接着跑啊?看老子不打死你!净给老子添堵,哎我操,你们说老大怎么就看上这小子了?”他凑近了凝视方锐,被混着血丝的唾液呸了一口,气急败坏地反手给了方锐一耳光。“长得倒是挺好看,可哪点比得上女人啊,难不成是技术特别好?操起来很舒服?”

周围的人吃吃地笑了起来,方锐恶狠狠地盯着他,眼神像是要在他身上射出一个洞,只是他现在浑身是伤,骨头也不知断了几根,这种眼神反而让来人更加兴奋。

“啧啧,别这么看老子,等老大玩腻了你,就轮到哥几个爽了,放心吧,到时候保证把你操到哭都哭不出来,离了老子几个的兄弟就活不了,哈哈!”

 

“我操你妈!”方锐吼出来,后脑立马被手肘击中,眼前一黑终于昏死过去。

 

这已经是方锐第三次逃跑未遂了,他父母死的早,从小跟叔父一起生活,叔父是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男人,整天除了喝酒就是赌博,在外面输了钱回家就拿方锐出气,幼年的方锐被打得狠了,就躲到屋子里抱着被子哭,等到长大一点,他学会了在叔父动手打他的时候不哭不闹,冷冷地看着他,一来二往叔父觉得无趣,再者方锐眼神有些吓人,倒也就停了手。

方锐上完了初中就缀了学,打定主意要去外地自己过活,未曾想还没等走就被人套了麻袋绑到了地下室。

 

“操!你们这是绑架!犯法的!”

彼时方锐不过十六岁的年纪,脆生生的像是刚开始长的萝卜,哪怕之前的日子再艰辛,也磨灭不了他少年的冲劲和理想,他努力地靠着墙站起身,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人,一抬下巴吼出了这句话。

“绑架?”一屋子的人哈哈大笑,等他们笑够了抹抹眼泪把一张纸拍到方锐面前:“你看清楚了,你家大人欠了钱没的还,拿你抵债呢。”

要不是手被绑在身后,方锐真的想扶额了,他勾勾嘴角:“拜托啊大哥!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啊!他妈玩什么拿人抵债啊!我不会打架也没啥本领,你们绑了我还得供我吃穿,怎么看都是赔本买卖啊?”

 

“不赔不陪。”对面的人笑的眉眼弯弯,他走近方锐,方锐警惕地往后退,奈何后面就是墙早就无路可退,方锐生的好看,并不是女孩子那样阴柔的美,而是干干净净,哪怕现在一脸戒备,眉眼间也是掩不住的英气和纯真,他伸出手,按了按方锐的唇。

 

“卧槽!”方锐被他激的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快速地往旁边挪了挪,露出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表情:“你看清楚!我是男的!”

 

“呵呵”那人朝旁边点头示意,上来几个人抓着方锐便往外走去,方锐在挣扎中听到身后人的声音。

“真不幸,我们老大就喜欢男的。”

 

 

之后方锐拼了命的反抗,打踹抓咬,他就像是一头发疯的狼崽一样不让任何人靠近他的身边,饶是他们老大也被抓了一脸的血痕,气急败坏地把方锐扔给手下人揍了一顿不再理他。谁也不知道方锐是怎么逃出来的,只不过受了伤又没怎么吃东西,很快就被人追上,免不了又是一顿毒打和谩骂,方锐躺在地上忍受着铺天盖地的棍棒,疼得手指都蜷缩起来,还是咬紧牙关一句求饶的话也不说,对方怕把人打死了不好跟老大交代,这才住了手。

 

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

 

方锐被带回来扔在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面色苍白眉头紧皱,连站的力气也没有,只能贴着地板一下一下轻微地呼吸,名为王若的老大蹲下来,瞧见他眼里还是一派不服输的坚毅神情,不耐烦地站起身,踹了他肩膀一脚。

 

“啊!”这一脚正好踢在之前的旧伤上,方锐终究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王若楞了一下,冷笑了起来,吩咐手下:

“给呼啸去个电话,就说我要拜托他们帮我磨个人。”


评论(1)
热度(42)
  1. 海藻暂时闭关 ^ ^ 转载了此文字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