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饕餮书生 (中)

过了半个月了真的好吗……

对不起我最近做实验做的心如死灰……

这玩意还来个中?!

下遥遥无期

双花抢戏注意……

嗯……总之……

就这样吧(x

别在意别认真啊哈哈(。

再重复一遍这里的方锐是个老林苏!

我也是个老林苏!

———————————————————————————————————

饕餮书生(中)

 

林敬言到底还是没能拿个冠军让呼啸看看。

 

虽然在霸图呆的时间不长,但他从心里喜欢这个团队,并且坚信着他们可以走得更远,连带着自己的一份。

 

早在比赛之前他就已经决定退役了,在荣耀里跌打滚爬了这么多年,结果显得已经不那么重要。

 

况且最宝贵的,他已经收入囊中了。

 

方锐和林敬言第一次彻彻底底的上床是在方锐告白后三周。

那时候林敬言刚到霸图,大大小小的事一大堆,好在和张佳乐很熟,而同韩文清和张新杰也认识了挺久,加上他人又温和,不摆大神架子,倒是很快和霸图的人打成了一片。只是张佳乐的宿舍没住两天就开始渗水,霸图一时整理不出宿舍,便让张佳乐去与他同住,韩文清对让他和张佳乐住一个宿舍还有些歉意,他倒觉得无所谓,之后宿舍修理好了,看着张佳乐犹犹豫豫地样子,他倒是先开了口说要不就跟我一起住吧,也好有个照应。

 

张佳乐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 

 

林敬言睡眠浅,张佳乐睡着前他是肯定睡不着的,于是他习惯了等着张佳乐的手机灭掉之后,在轻手轻脚地下床喝口水,顺便帮张佳乐掖一下被角。

休息日的早晨张佳乐赖床,林敬言就毫无怨言地给他带早餐回来,然后督促他快点洗漱,再看着他睡眼惺忪地吃下去。

 

张佳乐吃的腮帮子鼓鼓的,眼睛闪亮亮地瞪着林敬言说:

“老林,你真好。”

 

林敬言就笑,给他递过热牛奶,顺手擦掉他嘴角的残渣。

 

一来二去,总有人打趣,说张佳乐你这是找了个室友啊,还是找了个男朋友。

张佳乐经不起撩拨,张口就滚滚滚,我和老林是纯洁的同居关系!

林敬言笑他越描越黑,索性也不反驳,只是张口招呼:“乐乐,快来,给你新买了街头那家的黑森林。”

张佳乐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旁人再怎么开玩笑,两个人却都是清楚的,他们大抵不过是同病相怜,都有过叱咤风云的日子,都从云端狠狠地跌到过谷底,荣耀给过他们飞翔的翅膀,又残忍地拔掉了羽毛,不能并肩战斗的痛楚,不被人理解的无奈,对冠军的执着比谁都强烈,但又比谁都放得下。

 

张佳乐爱说话,每天上床之后就喊着林敬言絮絮叨叨说个不停,百分之八十都在说他和孙哲平的曾经,林敬言看得出他爱惨了孙哲平,孙哲平就像是他手心里烧红的烙铁,扔出去就得撕下一层皮肉,张佳乐是出了名的倔性子,他嘴上不说,但早就十指相合把那块烙铁捂得紧紧的,恨不得一辈子不放手。

 

这样的张佳乐太让人心疼,林敬言禁不住就想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方锐来找林敬言的时候,事先没打过招呼,林敬言走后他们通过几次电话,也发过短信,方锐发的总是一些“林大大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唐昊那小子拽什么拽,打得一点都不如你!”“林大大我可喜欢你了你知道不”这样的直球,林敬言也回他,可不过就是日常的“吃饭了吗?”“天冷了记得加衣服。”“多喝水”“加油”这些不痛不痒的话,方锐收到之后就拿着手机傻笑,笑完了心里却总觉得空荡荡的。

 

那天是个休息日,林敬言一如既往的起床洗漱完,瞥了眼张佳乐还在邻床睡得四仰八叉,又瞥见窗外天气不错,心想就算是宅男,好歹也应该呼吸下新鲜空气,便走过去叫张佳乐起床,张佳乐不情不愿地哼哼了两声,一抬手就把林敬言勾到了被窝里。

 

这什么情况!!

林敬言吓了一跳,僵直着不动,张佳乐刚抱上就觉得不对,睁开眼瞧了瞧,叫了一声妈呀猛地撒手向后退去。

 

“砰——”

张佳乐的后脑和床头来了个热吻。

 

林敬言看着疼出泪花的张佳乐没忍住笑出了声,坐过去帮他揉揉后脑对他说:“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张佳乐抬起头瞧他,目光有些黯淡,他说老林对不起,我刚把你当成别人了

 

林敬言当然知道这个别人是谁。

 

他适时地停止了这个话题:“今天天气不错,一起出去走走?”

张佳乐勉强笑了一下说好啊,然后跳下床换衣服。

 

事后林敬言想了想,虽说封建迷信要不得,但是跟张佳乐住的久了,没准还真是把他的幸运值带的无药可救了。

 

时间还早,霸图训练场又在挺偏僻的地方,两个人也没做什么掩饰就出了门,清晨的空气确实能让人心情舒畅,深吸了几口气,张佳乐的笑容又再次回到了脸上。

 

“老林老林”他睁着闪亮的眼睛看林敬言:“我可算明白张副为什么晨跑啦,我俩以后也来吧?”

“不去”林敬言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然后心里暗暗掀桌开什么玩笑,平时叫你起床就很麻烦了好吗。

“来!吧!”张佳乐心情好了,人也活跃起来,他抓住林敬言的胳膊摇个不停,故意装出可怜兮兮地样子:“不能服老啊老林!说好的同甘共苦呢!”

“谁和你说……”林敬言还没说完,就见霸图大门远远的进来一个人,和警卫说了两句就被放行了,径直朝他俩走了过来。

“乐乐”林敬言拍拍张佳乐的肩膀,示意他回头。

 

张佳乐保持着怂恿林敬言的坏笑扭头去看,然后就僵住了。

不过来人可没有因为张佳乐瞬息万变的表情停下脚步,他快步走到张佳乐面前,看了看林敬言,又看了看张佳乐。

 

张佳乐讪讪地放下抓着林敬言胳膊的手,抬眼跟林敬言说我累了我们回去吧,眼神倒悄悄一个劲往那人身上飘。

 

“别闹,乐乐。”

孙哲平和林敬言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然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林敬言从孙哲平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倒是张佳乐先炸了毛,他转过头冲孙哲平大吼:“谁闹了!你他妈说谁闹了!你现在倒是好好地站在这了!当初你……”

孙哲平没吱声,也不恼,就等着张佳乐噼里啪啦吼完了,张佳乐越说越激动,声音也不小,周围逐渐聚了三五个人,孙哲平也不在意,眼神依旧只留在张佳乐身上。

 

等张佳乐以一句孙哲平我草你大爷结束,他才慢悠悠地抬起手摸摸张佳乐的脑袋。

“说完了?”

“滚!”张佳乐想拍掉他的手,可刚抬手就看到孙哲平手上刺眼的白绷带,手就又尴尬的停在了半空。

 

张佳乐对孙哲平的感情,可能林敬言比他自己都要清楚,但是不清楚孙哲平态度之前他不能就这么让孙哲平把人带走,于是他稍微上前了一点,稳稳当当横在了两人之间。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他毫不退缩地迎上他的目光。

 

“孙先生来的这么突然,也没事先打声招呼,宾馆定了吗?霸图这边有不错的宾馆,需要我帮你联系吗?”

言下之意把孙哲平撇成了外人。

孙哲平冲他笑了笑说:“行啊,要大床的。”

 

靠这人还真是不要脸。

林敬言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

其实这不怪孙哲平,张佳乐发的短信他不回,但不代表他不看,张佳乐以为他手机早就不用,短信就发的放肆,事无巨细的说,林敬言这名字出镜率挺高,他对林敬言没啥敌意,甚至可以说很有好感,毕竟他离得远,放林敬言在张佳乐身边也多少放心一些。

 

张佳乐本来发现被人围观了安分了一下,但是又看林敬言无语就不乐意了,他从林敬言背后窜出来,咬着牙就骂:“老林你别管他!他愿住哪就住哪!你看他行李都没带肯定已经放宾馆了!脑子有病到底来干吗的啊!走走走我们……”

话虽然是跟林敬言说的,眼神倒从来没离开孙哲平。

 

孙哲平打断他开口:“我下了飞机就过来了,没带行李。”

然后又说:“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挺好的,那我就走了。”

 

饶是孙哲平也说不出口,他今天凌晨醒了一次,摸出手机看了看点,就看到未读短信那有张佳乐发的一条,发件时间是凌晨两点三十二,内容只有几个字:想见你。

结果自己就鬼使神差地定了最近一班机飞到了青岛。

 

看着孙哲平真的转身就走,张佳乐愣住了,林敬言推了他一把,他才大梦初醒般拔脚就追。

孙哲平其实根本没走远,听见身后的脚步他悄悄勾起了嘴角。

然后他猛地停住转身,张佳乐一个没停住就栽进了熟悉的怀抱。

 

他们之间,终究是他更胜一筹。

 

“乐乐”他在张佳乐挣扎出去之前就先抱住了他,力道大的恨不得将他融进自己身体里。

 

“我也想你。”

 

张佳乐吸了吸鼻子,凶神恶煞地说:“老子还没骂够!找地方住下继续骂!”

 

林敬言看他俩推搡着走出去,心里莫名其妙有了种女儿嫁出的欣慰感,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看看时间不早了,便转身慢悠悠地回食堂补个早饭,刚进食堂就见有队员冲他打趣:“老林,你小男友让人拐走了?”

林敬言推推眼睛,好脾气地笑:“十点给你房间号,单挑。”

“靠不要啦!”那人惨淡淡地嚎了一句。

 

然后林敬言拿了杯豆浆,还没放到桌子上就看到自己正牌的小男友提着个行李箱愣愣的看着自己。

 

“…………”林敬言把豆浆放到了桌子上,心里思索着该开口说你听我解释还是问你怎么来了或者是你来干嘛。

但是脱口而出的只有一句:“你来了。”

方锐垂下眼,点点头:“嗯。”

 

俩人又尴尬地沉默了。

霸图的队员见气氛不对,想要圆场,凑过去语气轻松地跟林敬言说:“哎老林这谁啊?还不赶紧介绍介绍。”

方锐先开了口,他朝那队员礼貌地伸出手:“你好,我是呼啸的方锐,是林敬言的前队友。”

 

“前队友”三个字在林敬言听来有些刺耳。

他想方锐到底是长大了,话也说的得体,不过林敬言觉得他大概是在闹别扭,他走过去自然的想接过方锐手里的行李,哪知道这小孩一偏手躲了过去,看了他一眼又别过了视线。

 

好吧,还真是在闹别扭。

 

周边这么多人林敬言也不好说什么,他只是笑了笑,低声跟方锐说:“进屋说。”

方锐听话地跟着林敬言回了宿舍。

 

一进屋子方锐反手就锁上了门,林敬言笑起来说方锐大大这是准备杀人灭口了?

方锐没多说话,一个箭步就把林敬言推倒在床上,然后跨坐在他身上大爆手速开始接林敬言的腰带,嘴也不老实地在林敬言耳后和颈边啃个不停。

 

“等等!”林敬言在自己起反应之前叫了停,他抓着方锐的手腕,向下一拉就让方锐整个人倒在了自己胸膛上,然后用下巴蹭蹭方锐的头顶,颇有些安抚小孩子的意味。

 

方锐狠命的挣扎,林敬言怕伤着他的手急忙松手,方锐立马吻上来,尖锐的犬牙刺破了林敬言的下唇,然后又厮磨着他的舌头,林敬言看得出他憋着一口气,索性放开了由着他胡闹,方锐下口狠,很快就弄得自己的林敬言嘴里全都是血,之后清醒了一点似的放开了林敬言,看着林敬言毫不在意地抹掉唇边的血,把头重新低了下来。

 

“起来”林敬言看他疯够了,拍拍方锐的后腰,柔声跟他说:“这是张佳乐的床,别闹。”

听到这话方锐像触电一样跳到了地上,林敬言也起身,把腰带系好,又理了理被方锐扯开的衣领,走到浴室去洗脸。

 

方锐爬到另一张床上发愣,林敬言的毛巾劈头盖脸砸了过来。

“快把血擦了”林敬言站在浴室门口倚着门看他,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这样可出不了门。”

方锐讪讪地应了一声,下床对着镜子把嘴边的血仔细的擦干净。



方锐从飞机上下来,呼吸着B市久违的空气,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

他心里想象着,把世界冠军的戒指交给林敬言的时候,林敬言该笑的多好看。

然后他确实看到了那个人,站在人群之中温文尔雅地笑着,便急不可耐的飞奔了过去,林敬言却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没让方锐像以往那样直接扑到自己身上。

 

他推推眼镜,平静地开口。

 

“方锐,我们分手吧。”

 

方锐没出声,他本想说林大大你开什么玩笑呢别闹了,但他看到林敬言眼神里没有一丝笑意,坚定而决绝,一如当初他宣布退役时的样子。

 

瞥见方锐逐渐变得苍白的脸色,张着嘴想说什么但却发不出声,林敬言好心的开口解释。

“抱歉,我厌倦了。”

 

他眉眼笑的好看,手指也修长的好看,就像当年在蓝雨训练营那样朝方锐伸出手。

“好聚好散?”

 

方锐冷着脸,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左手在口袋里将冠军戒指狠狠压入手心,捏的生疼。

 

他们谈了还不到三年。

 

只是方锐跑得太快,若是回头,他定能看到林敬言在看到他转身的那一霎那收敛了笑容,眉眼间是掩盖不住的疲惫和哀伤。

 

当年年少之时的誓言和承诺,终成过眼云烟。



——————————————————————————————————

下大概写的就是分手后的点心从痛到撕心裂肺到逐渐麻木,然后想通放手,遇到在前方等他的幸福,娶妻生子。(别信

呵呵呵我心这么干净这样真的好吗

怎么说呢……林方在我心里是点心爱的更深一点,至少表象是这样。

因为方锐还年轻,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过老林不行,老林知道什么才是最适合方锐的,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强加在方锐身上,虽然这让双方都痛到鲜血淋漓,但是他太了解方锐,知道方锐可以挺得过去。


其实分手也就那么回事,当年闹过哭过,事后想想也不过一笑了之。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这句话虽然俗套,但不得不说是个真理。


↑说了这么多你们还信我是个亲妈吗!看我真诚的眼睛(* ̄▽ ̄)y


评论(11)
热度(37)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