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饕餮书生(上)

说好的生贺……虽然晚了好久(x

中心思想是上方锐、上方锐、上方锐

林敬言大大我宣你啊!!(大喊

这里的方锐是老林苏……

OOC/OOC/OOC

有一丁点肉渣

先不做图片啦万一被HX了再说wwwwwwww

相信林敬言大大的幸运值(闭嘴

鸭血粉丝汤做润滑什么的等下啦wwwwwwwwww

砸、砸蛋糕求巧克力味的(抱头跑

 @有颗圆扣子 感谢coco替我挑bug!这次用了电脑一定要艾特上!

———————————————————————————————————

饕餮书生(上)

 

方锐和林敬言分手已经九个月了。

 

他们谈了还不到三年。

 

方锐第一次见到林敬言还是在蓝雨的训练营,对方微笑着,圆领T恤盖不住好看的锁骨,眼里有藏不住的温柔。

“愿意来呼啸吗?”

 

方锐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挖墙角挖的也太理直气壮了吧,便也没搭理他,漫不经心地玩着自己的手指。

那时候方锐还呆在训练营里混日子,林敬言和他的唐三打却已经混的风生水起了,被这么个小辈无视,方锐心想他肯定会拂手而去。

对面的人也不生气,依旧是眉眼弯弯地笑着,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现在是气功师,我希望你到呼啸之后转职为盗贼,哦当然了,我不是说你气功师打得不好,倒不如说你打得确实不错,只是,唐三打需要一个搭档。”

他停顿了一下,深邃的目光射进方锐的眼里。


“可以和我走吗?”

“我需要你。”

 

方锐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对面的人笑的更开了,他朝方锐伸出手,手指修长又好看。

“欢迎,我叫林敬言。”

 

之后的事发生的顺理成章,方锐有天赋,人又努力,很快便和唐三打配合的天衣无缝,经理宣布方锐升为副队的时候,他象征性的同经理握了握手表示感谢,然后就窜到了在一旁带着笑看他的林敬言身边。

“老林老林,我厉害不!”方锐的眼睛亮晶晶的,颇有些急不可耐地讨赏意味。

林敬言勾起嘴角笑了笑,抬手摸摸他的头。

“你很棒。”

 

方锐觉得自己的心跳又没出息的慢了半拍。

 

后来林敬言状态不佳,被唐昊以下克上,紧接着交出队长之位转会霸图,方锐还有点懵懵懂懂地反应不过来,直到看到林敬言在房间里打包行李,方锐一言不发地倚着门看他,恨不得在他身上烧出几个洞,察觉到方锐的目光,林敬言停下手上的动作回过头,冲方锐露出一个无奈的笑。

 

“以后呼啸就交给你了,要加油。”

林敬言走过来,同往常一样摸摸方锐的头,语气平常就像是在说“今晚早点睡”一样。

 

妈的。

方锐愣了一下,恶狠狠拍掉他的手,扭头就跑。

 

虽然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职业选手,说到底骨子里还是个二十啷当岁的少年,方锐心里堵得难受,唯一的倾诉对象又是惹自己生气的人,索性自暴自弃的走进了家酒吧,把[职业选手不准饮酒]这一禁令抛到了九霄云外。

 

几杯酒下肚,方锐觉得脑子昏沉沉的,四肢发热却又软的使不上力气,像是躺在满是淤泥的河底,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四周嘈杂的声音逐渐远去,他满脑子都塞满了那个叫做“林敬言”的人。

 

不是比赛时专注认真的林敬言,不是获胜后意气风发的林敬言,也不是当团队出现失误的时候温和的笑着说没事没事,下次我们赢回来的林敬言。

这些林敬言是属于大家的,而填满方锐脑子里的,是只属于他的林敬言。

 

他的林敬言,会冲他温柔的笑。

他的林敬言,会在他失误的时候皱着眉头提出意见。

他的林敬言,会时不时像变戏法一样递给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他的林敬言,会在他和队友吵架的时候坚定的站在他这边,独处的时候却又数落他的不是。

 

[只属于……我的……]

方锐脑子里又浮现出林敬言弯着腰收拾东西的样子,他眼睛酸胀的难受,一不留神眼泪就把自己面前的啤酒杯激起了波纹。

 

“霸图……真敢要……”“林敬……老了……不划算……”“不行了……哈哈哈……歇菜吧……”

方锐一向对“林敬言”三字十分敏感,此刻模模糊糊听到酒吧里有人谈论,不自觉注意力集中了过去,有人用幸灾乐祸的语气大抵谈论着是林敬言输给后辈一事,喝了酒嘴巴自然不怎么干净,方锐站起身,阴沉着脸向那群人走去。

 

林敬言接到经理电话的时候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往警察局跑,到那的时候方锐刚做完了笔录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有三个人坐在另一边,看见林敬言来了都嚷嚷起来。

“哎这不林敬言吗?”

“来领那小子的吧。”

“连外套都没穿……卧槽他俩不会是……?!”

“靠!我说呢!那小子下手那么狠!”

“啧啧,真他妈恶心。”

 

林敬言闻言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眼神凌厉,对面的人虽然还在骂骂咧咧,但声音瞬间低了不少。

 

跟警察简短的了解了情况,林敬言有些困扰,喝酒在先又先出手打人,这如果被曝出去足以毁了一个职业选手的一生,好在对方没什么大伤,加上方锐来警察局之后老老实实地不怎么说话,眉眼间又还没卸下稚气,接案子的警察是个四五十岁的女人,看着方锐也就自己儿子一般的年纪,倒是有些心软,林敬言又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甚是让人舒服,便跟林敬言说这事不是什么大事,年轻人谁还没个冲动,跟对方好好聊聊,他们只要不坚持报案私了也就罢了。

林敬言道了谢向对面的人走去,那三人见林敬言走来有些戒备的站起身,哪知林敬言一开口就是“对不起。”

 

三个人都愣住了,方锐几乎是瞬间活了过来,噌地窜到林敬言身边大喊你道什么歉又不是你的错你……

 

“你闭嘴!”

林敬言扭头吼了方锐一句,凶神恶煞的让在场的人都颤抖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头,语气平静的开口。

 

“抱歉,这都是我不好,医药费我全包,精神损失什么的你们随便提。你看……他是个很有潜力的选手,能拜托你们别把今晚的事说出去吗?”

 

对面的三人面对着林敬言诚恳的笑容说不出话,过了好一会才讪讪地开口:“算了,我们也是喝了点酒,话说的不好听。”他看了眼方锐,嘟嘟囔囔地说:“你别忘心里去。”

 

林敬言笑着点点头,认真地说谢谢,然后同他们道了别,转身就走。

方锐急忙追上去。

 

后面有个人忽然扯着嗓子喊:“林敬言你要加油!拿个冠军让呼啸看看!”然后像是不好意思一样补了一句“啊我他妈喝醉了别在意!”

林敬言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回过头了然的笑笑:“谢谢,我会的。”

 

被老东家抛弃,说不难过是假的,但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战队没义务要养自己一辈子,想要的就要靠自己去争取,唐三打不在了,可林敬言还在,再给他一点时间他照样可以创造奇迹,呼啸这章已经翻过去了,没有遗憾,无需抱怨。

 

只是方锐他放心不下。

只有方锐他放心不下。

 

林敬言听见后面忽轻忽重的脚步声,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方锐大约是看出他真的生气了,没像往常一样扑上来撒娇,只是紧紧地跟着他,林敬言走的快了,他便也走的快,林敬言慢下来,他便也慢下来,一直保持着三步左右的距离。

 

两人一路无话。

 

到了宿舍,林敬言在自己房间门口站定,听到方锐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林敬言摸出钥匙,耳朵却听着方锐的动向,他确实气极了,幸亏今晚那三人不是什么得寸进尺的人,林敬言宠着方锐,平时由着他胡闹,可他最看不得方锐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所以他现在不太想跟方锐说话,他已经不再是方锐的队长,快离开的人了,撕破脸也没什么意思,况且方锐不能靠自己一辈子。心里本来乱糟糟的,又出了这档子事,林敬言怕自己绷不住温文尔雅的形象了,于是他有些烦躁地快速开了门,一侧身就想要闪进门去。

 

可余光瞥到方锐的一瞬,好不容易狠下的心就软了。

 

方锐静静地站在自己身后,眼睛紧紧盯着他,好看的手指在身体两侧攥紧了拳头,嘴角还有刚刚打架留下的淤青,左脸不知道被什么擦破了皮,微微渗着血,像被狼群抛弃的狼崽一般手足无措地站着,看见林敬言看他,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可话没出口,眼里就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林敬言慌乱了几秒,方锐是新生血液,从来都像是朝阳一样充满活力,赛场上更是足以力挽狂澜,浑身上下透着不服输的劲儿,这使他经常忘记掉眼前的人只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孩子,他暗暗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了一点。

 

“方锐”
他转过身走到方锐面前,低下头查看他脸上的伤,刚碰到方锐就疼得嘶了一声,但也没躲,依旧是低着头掉眼泪,林敬言一向是恨不得把方锐放到手心里疼,现在看他这样心疼的要命,他拍拍方锐的肩,握住他的手腕。

“进屋说。”

 

把方锐按到椅子上坐下,找出急救箱处理了他的伤口,又接了热水看他喝下,林敬言才走到一旁翻箱倒柜地找醒酒药。

“老、老林”方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小心翼翼地叫着他。

“嗯?”林敬言没停下手中的动作,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方锐却没再开口,林敬言好不容易翻出了解酒药,看了眼没过期,这才又接了杯温水,连带着药一起递给方锐。

“喝了。”

 

方锐接过药随手放在一边,眼睛闪亮亮地看着林敬言,声音带着软软的鼻音。

 

“老林,你不生气了?”

 

林敬言皱着眉头看他,嗓音低沉的开口:“生。”

眼看着方锐眼神立马暗淡了下来,整个人都蔫了一般,林敬言觉得好笑,蹲下来双手都搭在了方锐肩上。 

 

“方锐”他轻轻地开口:“方锐,以后做事过过脑子,你还年轻,是个那么有前途的选手,犯不着为我……”


“我他妈乐意!”

 

方锐猛地抬头看向林敬言,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感情,林敬言愣了下,紧接着就见方锐涨红了脸,眼看着又要哭,可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他抓住林敬言放在自己肩上的双手,急切地开口。

 

“林敬言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没给林敬言说话的时间,他又再次开口。

“我喜欢你。”

 

说完这话的方锐身子软了下来,眼看就要掉下椅子,林敬言急忙捞住他往自己身上靠,半抱半拖地将他放到自己床上,林敬言拍拍他示意他放手,哪知方锐就像个章鱼一样双手双脚都扒在他身上不撒手。

 

“我喜欢你。”大概是酒精的缘故,方锐呼出的气洒在林敬言的颈边,热的撩人,察觉到林敬言想走,他用力紧了紧自己的胳膊和大腿,把林敬言抱的更紧了一点。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啊,老林。”

“最喜欢你了。”

 

方锐模模糊糊翻来覆去的说着这几句话,林敬言没出声,他多少知道方锐喜欢自己,只是没想到会喜欢到这种程度。他也喜欢方锐,不过觉得方锐还年轻,大概分不清依赖和喜欢的区别,况且这条路太不好走,他只想看着方锐笑的开怀的样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抱着自己泪流满面,脆弱的像是被抢了糖的孩子。

 

方锐把头埋在林敬言胸前,不管不顾地把眼泪蹭了他一身,意识不那么清楚,想到林敬言明天看着衣服无奈的表情他就想笑,可转念一想林敬言的班机是明天一早的他又哭的更凶,身体一起一伏的呼吸着,性器不可避免地摩擦到了林敬言的小腹,然后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

 

察觉到小腹上的热度,林敬言有些尴尬地僵直着不动。

卧槽!方锐也觉得太耻了,他想撤后一点离开林敬言的怀抱,但是后面就是床无路可躲,想松手,又怕林敬言就这么走了消失不见,衡量了一下,他毅然决然地加重了手脚上的力量。

 

管他呢,反正喝醉了。

方锐自暴自弃地想着,在林敬言怀中把自己调整到一个舒服的位置稍微安分了下来。

 

“老林”

林敬言一低头就看到方锐紧盯着自己,还拿脚戳了戳自己的后腰,紧张兮兮地问到:

“你喜欢我不?”

 

“……”林敬言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恐怕今天就要栽在这了。

 

听见林敬言叹气,方锐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稍微放开了林敬言,闭上眼睛有些尴尬地开口:“那个啥,老林,刚刚的话你别忘心里去,你说得对,我说话是有点不过脑子,这个、你、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好歹是个男人……”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心想惨了,自己连林敬言是不是喜欢男人都没搞清就这么告白了,大概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林敬言看他脸色惨白,手和脚搭在自己身上也不是,放下又不甘心,满脸泪痕,便把自己想再逗逗他的念头抛到了一边,况且现在方锐的性器还抵在自己的小腹上,并没有感受到主人的绝望,反而大有越来越烫的趋势,他凑到方锐耳边低沉的开口。

“放开我。”

方锐哆嗦了一下,紧闭着眼,没动。

 

“先放开我。”林敬言再次重复。

 

方锐慢悠悠地松了手,悄悄睁开眼瞧他,却见他还是带着温柔的笑望向自己。

还没等方锐反应过来,林敬言的手就探进了他的裤子里。

 

“老林!嗯、嗯啊……”

方锐惊得一下就清醒了,被林敬言握住性器的那一瞬间没忍住呻吟出声,之后便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手向下探去抓住林敬言的手腕。

林敬言也没坚持,保持着握住方锐性器的状态抬眼去看他。

 

“怎么了?”

 

“卧槽你、你……”方锐话都说不利索,林敬言的手带着薄茧,手心微凉,方锐咬住下唇,推推林敬言的肩膀,深吸一口气说到:

 

“你干……啊!哈、哈啊……”

 

没等方锐说完,林敬言毫无预兆地突然动作起来,让方锐所有的声音都化作了甜腻的呻吟。

手指沿着柱身向下,戳弄着方锐的囊袋,还时不时拉扯着方锐的阴毛,林敬言好歹是比方锐多生了几年,技术谈不上多好但也算是熟练,况且仅仅是“林敬言”这一存在事实对方锐而言就像是春药一般撩拨着他的理智。

 

不出一会,方锐就放开了抓住林敬言的手转而搂住了他的脖子,又主动用大腿环上他的腰,配合地让林敬言把他的裤子脱到了腿弯,这下整个下身都暴露在了林敬言眼前,他羞耻得浑身通红,却又兴奋不已,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把脸埋进枕头微微颤抖。

 

林敬言一手抚慰着方锐的性器,另一手在方锐腰间掐了一把,听到方锐的惊呼满意的笑了一下,又继续向上摸到方锐的乳尖,职业选手的指甲修的很短,所以现在他几乎是完全用指肉揉搓着方锐的乳尖,方锐的乳头很快变得充血,立在空气之中红的透彻。

 

“哈、哈啊……嗯……老林……停……啊啊……”

快感把方锐包裹了个完全,他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胸前和下身,随着林敬言的动作上上下下地颤抖着,受不住一般叫着暂停。

 

林敬言装作没听见,倒是放开了方锐的乳尖,手指在方锐的臀瓣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然后顺着股缝溜进去,同时加快了撸动方锐性器的动作。

 

 

“啊……啊哈……”

方锐舒服的眼前白的发亮,脚趾在林敬言腰侧留下浅浅的划痕,性器在林敬言手中湿湿哒哒地渗出精液,随着林敬言的撸动发出淫靡的响声,林敬言右手就着方锐的精液也来到了他的股缝之间,一手扒开臀瓣,另一只手就这么捅了进去。

 

“唔!”方锐痛哼了一声,到底是个男人,况且精液确实不算是多么好的润滑剂,林敬言的手指只进入了两根就再也进不去,方锐还沉浸在接近高潮的快感中,被他这么一弄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混混沌沌地开口唤他。

 

“老林……嗯……疼……”

林敬言看着方锐可怜兮兮地闭着眼,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自己的肩膀,心软的一塌糊涂。

他抽出手指,安抚似的摸摸方锐的后颈。

“抱歉,是我太心急了。”

 

然后他再次抚上方锐的性器,手指有节奏的上下撸动着,察觉到方锐已经硬到发烫,便用拇指浅浅刺入精孔,剩余的四个手指蓦地收紧。

 

“哈啊!老、老林……”

高潮来临的时候方锐脑子里像是炸开了绚烂的烟花,快感铺天盖地而来,像是潮水般要把他葬在海底的最深处,他觉得肺疼得要命,张开嘴却连呼吸都忘记,只记得喃喃叫着林敬言的名字,浑身上下剧烈颤抖着,眼神湿润地望向林敬言。

 

林敬言从善如流地吻上去。

方锐像是濒临溺毙的人一般抢夺着林敬言口里的空气,直到两个人都喘不动气了才不情不愿地松口。

 

“老林”方锐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沙哑的要命,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到。

“继续吧,我没事。”

 

林敬言瞧着他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便把方锐往自己怀里揽了揽,方锐立马再次把自己的手脚都缠了上去,林敬言亲亲方锐的额头,嘴角带笑。

“别逞强,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方锐目不转睛地看着林敬言,反应了几秒钟,确定林敬言不是在开玩笑,这才安下心来,觉得浑身像灌了铅一样沉,他哼哼唧唧地在林敬言怀里磨蹭了一会,然后便沉沉睡去。

 

林敬言听着方锐匀沉的呼吸声,确认他睡熟了,这才苦笑着起身去浴室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


评论(3)
热度(53)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