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了个洞】破壁者 五

妈蛋对这个小蓝上不了线的文章绝望了……

大眼是我男票你们谁也别抢【Coco除外【x

这张依旧喻黄、喻黄、和喻黄……

黑历史上线【。

PP&ABO设定下的文……

人压力一大就想写肉的毛病啥时候才能改掉呢

喻队啥时候才能吃上少天呢

——————————————————————————————————

五、

 

再重的伤,只要能活着送到微草这,就一定会好。

 

这在警界可是个神话,有不少人慕名而来,其中不乏达官贵人,但王杰希软硬不吃,除了警员和罪犯,他一概不插手别的病患,来的人有神情沮丧的,也有被拨了面子恼羞成怒的,一般都碍于微草是警局不好发作,只得作罢。不过就算是拒绝别人,他也带着和蔼的笑,哪怕对方说的再难听,也不会有过大的反应,不知从什么时候传出,微草的队长是个软柿子这样的传言。

直到某个身家过亿的商人得了不治之症,找上门来,在王杰希明确的表示不能治疗之后,恼羞成怒地抓住了离他最近的微草队员。

“你他妈的少给老子说那些有的没的!”被他抓住的是个女孩,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掐住了脖子,那人脸红脖子粗地喊道:“老子有的是钱!活不了你们也别想活!今天你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全都送进监管所。”

那女孩刚来不久,被吓到了,瞬间红了眼眶。

王杰希的笑容变了味,那商人被他瞬间冰冷的笑容吓呆了,就听见他低吼了一声:“小柳,右边”怀里的女孩瞬间将头向右偏了偏,紧接着一个手术刀就刺入了他的左肩,他吃痛手一松,那女孩便趁机跑了出去,临走还不忘补给他一脚。

“啊啊!”他痛呼起来,左肩传来剧烈的疼痛,刚深吸一口气抬起头,不觉被吓得后退了几步,王杰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冷冷地盯着他。

 

他用手拿出Dominator直指那商人的头颅。

“据我经验,现在顶多是个麻醉模式。”他轻笑了一下,声音透着阴冷的意味:“等到你醒了,你会发现,你的双腿不见了,手也少了一只,但你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哪弄丢的了,你信吗?”

然后他露出显得有些天真的笑容:“因为我可是,魔法师啊。”

 

“呜……呜啊啊啊啊……”那人吓得面色扭曲了起来,王杰希讲枪移开,又换上了平日里温和的笑容,他语气平静地说道:“那麻烦您快滚。”

 

这事最后被传得挺邪乎,真实情况只有微草的和叶修等几个人知道,不过王杰希那句“因为我可是魔法师”倒是瞬间流传到整个警界,这下,所有人都知道,微草的队长不管是不是软柿子,总之捏不得。

因为保不齐自己就会血溅三尺。

 

王杰希有些头疼,那天他是被气急了,又多少觉得好笑,才说出这种孩子气的话想逗逗那个可恶的商人,可一来二去不知怎的就变成这个样子,加上他医术越来越高超,每次有病患痊愈,都会冲他点点头道谢:“王队你魔法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他刚想反驳,可瞥见自家队员亮晶晶的眼睛,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可这话别人说来毕竟三分假,更多的是真诚的谢意,但到了叶修嘴里就变了味,在王杰希又一次忍无可忍地把叶修嘴里的烟抢过来掐灭之后,叶修呵呵一乐:“我说王魔法师,你怎么不先把你两只眼变得一样大?”

王杰希盯着他笑了,叶修心想不好,还没来得及跑就被消毒酒精淋了伤口,刺激的他大呼小叫起来。

“活该”王杰希到底不忍让他再痛下去,赶忙拿了药物替他包好,随口说道:“Dominator不是让你用来聊天的,一枪就搞定的事别这么拼命。”

“哎不打两拳我不解气啊。”叶修疼的呲牙咧嘴,但还是笑笑。

 

不过警察伤人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事发生的早,又被叶修等人压着不再让说,后来的警员知道的倒也不多,黄少天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开始他还纳闷王杰希看起来跟正常人也没啥不一样,既不会飞也不会隐形,唯一靠点边的就是他大概有洁癖,微草的办公室里放着一个大扫帚,倒是像极了魔法师的坐骑。

 

后来有次蓝雨接到情报,端了一个非法出售兴奋剂的窝点,黄少天在搜查的时候找到了一个4x4的魔方,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的玩意,心想这地方不该有这种东西,就顺手揣进了兜里。等晚上回去跟喻文州一说,喻文州也觉得奇怪,但横竖看起来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魔方,黄少天觉得有趣,抛开了psp开始转起了魔方,捣鼓了三四个小时却总有两块对不上,喻文州招呼他睡觉,他玩上瘾连连推脱,喻文州等了几分钟见他没有什么动作,便走过去提溜着衣领把人领进了浴室,推人,放水,关门,一气呵成。


第二天两人就去微草找了王杰希,黄少天把魔方扔给他,转头就去拉住刘小别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刘小别面色不善,但碍于是前辈也不好发作,只得悄悄把耳机的音量调大了一点,黄少天说了一阵觉得没趣,又转回来看向王杰希。

另一边,王杰希把喻文州拉到一旁,低声说到:“上次黄少天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他顿了一顿,上上下下打量了浑身上下充满喻文州信息素的黄少天一番,才将视线转回,再次开口:“你们……做到哪一步了?”

喻文州如实相告,王杰希叹了一口气:“我想也是这样。他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都要特殊。他……”

 

“我说你们在说什么呢说什么呢?诶队长你怎么这个表情啊!大眼你是不是又欺负我家队长了快说快说快说!靠靠靠靠靠你们微草怎么这样,还有那边那个小鬼啊快把耳机摘了训练场走起!来来来来来!”

黄少天猛地凑过来,眼看喻文州眉头紧皱,而王杰希更是一脸凝重,愣了一愣话才噼里啪啦的冒了出来,喻文州见他过来,赶忙换上了平日的笑容:“少天,别忘了正事?”

“啊对对对对,我刚刚不是把魔方给你了吗你放哪了王大眼!快来快来露一手来看看!”

王杰希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伸手接过了魔方,刘小别也好奇的凑过来,王杰希灵巧的转动着手指,不出一会就完整的拼出了魔方,刘小别看看表开口:“二十八秒,比上次又快了两秒啊队长。”然后一脸“看见了吗这才是我家队长”的表情看向黄少天。

那边黄少天已经呆住了,激动地喊了出来:“卧槽王杰希这真的假的真的假的!这怎么可能啊我捣鼓了一晚上!哦不对要不是队长拖我去浴室我早就拼出来了!不过你可以啊真不愧是魔法师啊快教我几手呗快点快点!”

 

王杰希转头对喻文州说:“我记得上学的时候,你才是四阶魔方最快纪录的保持者吧?”喻文州不置可否地笑着耸耸肩:“反正里面的也是要拿来给你的,让你给少天露一手还不好吗?”

“呵呵”王杰希用指甲沿着拼好的魔方画了十字,魔方应声而开,露出了里面的芯片,他用镊子夹出来,递给了刘小别。

 

“虚空还能不能玩点别的了……”王杰希笑着摇摇头:“每次都是这招,他们也不嫌腻。”

喻文州也笑起来:“李轩不是说过,这是为了让咱们时刻保持童心吗?”

“我记得这是李迅说的吧?”

“无所谓了。”喻文州耸耸肩:“那我们先走了,吴羽策加密代码做的越来越好了,估计解出来得有一阵,再联系啊。”

王杰希挥挥手,转头向刘小别的方向走去。

 

出了微草的大门,又顺路买了两份肠粉,黄少天叼着肠粉模模糊糊地开口:“队长队长,你刚刚跟大眼说什么了啊?是不是有新的案子啊来来来快说给我听听!还有那个虚空是什么是我想的那个虚空吗?没理由啊不是说那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犯罪组织吗?感觉你们怎么那么熟是我的错觉吗错觉吗队长……”

喻文州却在黄少天问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分了神,他脑里再次回想起王杰希的话。

 

“黄少天是个Beta,至少他本应该是个Beta。”

“我查过了,他的母亲是个Omega,怀孕之后就被她的Alpha抛弃了,生下他之后又极度害怕他是个Omega。”

“所以从小就给他服用了过量的Omega抑制剂,这种不完全转变医学上还没有定论,但毫无疑问是存在的。”

“她有自杀倾向,而且在给黄少天吃过抑制剂之后会发疯一般虐待他。”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黄少天6岁,她的母亲在打完他之后从七楼跳了下去,当场死亡。警察才发现了黄少天,只是没想到六岁的孩子色相就达到了一百五。”

 “也就是说,他是个有着Omega发情期的Beta,他从心底里抵触抑制剂,抵触发情期,甚至抵触Alpha。”

“你现在不能标记他,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能。”

“并且你们永远也得不到系统的承认,他还随时有可能被系统判定为抹杀对象。”

“我很遗憾……但是,你现在还想要跟他在一起吗?”

 

 

“队——长——”黄少天拖长了声音叫他,喻文州回了神,扭头看到黄少天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笑了起来,伸手替他擦掉嘴角沾到的辣椒。

“没什么,只是些小事而已。”

黄少天点点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地笑容,然后伸手把肠粉递到了喻文州嘴边。

“文州快吃!”

 

喻文州咬着粉肠,握紧黄少天的手,神色轻松地向前走去。

 

“我想和他在一起。”

“一直都想。”

 


评论(1)
热度(37)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