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了个洞】破壁者 二

风头过了来补个档……

图片不知道能不能看清等我再研究研究(。
肉不知道能存活多久……
听天由命吧……(够
只有喻黄(和喻黄肉
如果有太太看出郑黄相信我那只是一个Alpha对Omega单纯的……嗯……啊哈哈……
来,跟我一起喊:景熙在手,天下我有!

PP&ABO设定的脑洞文……

求别认真想哪写哪【。

除了肉什么也没想好【给我去死

——————————————————————————————————

“卧槽刚刚谁说队长手残我们来pkpkpk,那谁是不是你果然是你吧我看你把东西往抽屉里藏了诶你一脸心虚啊队长脾气好你们不能欺负他哪怕实话也只能憋着不能说否则接我一招有种出去打啊!”调笑之际黄少天从屋里走了出来,执行官的衣服衬得他英姿飒爽,他多少有点常年不见阳光似的苍白,但灿烂的笑容使他看起来活力四射。四个人同时将目光投向他,他乐了一乐瞬间钻到了喻文州身边。

“怎么这么慢?”喻文州替他整理了下领口,随口问到。

“啊哈哈你看这身衣服是不是很合适啊队长队长,你房间床好舒服啊我一时没把持住就躺了一小下,但是我很快就起来啦这不是在这嘛人都到齐了啊那我们去出任务吧走吧走吧走吧走吧!”

 

宋晓和徐景煕对视一眼,默默用手捂住了耳朵。

 

不久之后,他们才真正体会到喻文州口中的“很强”“很可靠”是什么意思。

黄少天很强,强到连受过最专业训练的郑轩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搏斗中的他就像是一头豹子,紧盯着猎物,身手矫健杀气蓬勃, 当他又一次将罪犯踩在脚下,伸手抹掉额旁的血时,眼神凛冽如风。

[犯罪指数over150,为执行对象,保险装置解除]手中的Dominator发出声音,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然后一手拖着瘫软在地上的人向警车走去。

“做得不错。”那边喻文州已经将团伙押上了车,他微笑着对黄少天说到,黄少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将罪犯交给宋晓,然后将Dominator放进箱子中,这才转身开口嚷道:

“哎队长Dominator有点沉啊不过准头不错!话说我没事的时候可以用来测自己的PP值吗这样也不用等局里统一,万一升高了又要被上面念了!不过数据室的姐姐挺漂亮的,我……”喻文州稍有些不在意的听着,注意力全在黄少天争逐中不小心擦破的额头上,见黄少天突然住了嘴,还未等他回过神,黄少天已经猛地冲了出去。

喻文州下意识地抬眼望去,只见先前被黄少天击中的罪犯不知怎的苏醒了过来,随手抓起放在医疗车旁的手术刀向背对他的宋晓刺去。

“宋晓!”还没等喻文州话音落下,一只手已经推开了宋晓,刀子在空气中带出凛冽的风,衣料和血肉被割破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黄少天左手反手握住那人的手腕,右手直直的掐住他的脖子,杀气四起。

你见过猎食中的豹子吗?他的眼神专注而不屑,罪犯闷哼一声,手里的刀更加用力的刺入黄少天的左臂,鲜血顺着刀柄滴落到地上,转瞬被地毯吸收不见,黄少天冷冷的注视着他,右手猛地加劲,罪犯瞬间被阻碍了呼吸,涨红了脸,力气逐渐小了下来。

 

[犯罪指数over180,为执行对象,保险装置解除]喻文州的Dominator发出响声。

 

“谢、谢谢……”将昏迷的罪犯扔到车里锁好,宋晓在给黄少天止血的同时低声道谢,黄少天摆摆手,一脸轻松:“有啥好谢的大家都是兄弟!再说了那人本来就是我抓来的大概是我打偏了?对不起啊害你担心了!不过刚刚有没有被我帅到哈哈哈哈?”

他仰起头看向喻文州。

站在黄少天身后,从刚才开始就眉头紧锁的喻文州,察觉到黄少天的视线连忙换上笑容,他摸摸黄少天的头,说道:

“我就知道,少天不会让我失望。”

 

“什么啊队长你这是犯规……”得到直白的夸奖,嘟嘟囔囔低下头的黄少天将注意力放到了正绑着绷带的左臂上,呲牙咧嘴的嚷嚷着疼,以此来掩饰,希望喻文州不会发现有些发红的耳尖。

 

“啧啧,这要是有尾巴的话,都要甩到天上去了。”不远处的徐景煕扭头对郑轩说到:“我说老郑,这哪是豹子啊,整个一金毛犬啊。”

郑轩耸耸肩,表示压力山大啊。

 

一群人吵吵闹闹回到了警局,黄少天一面脱下外套一面嘟囔着热死了热死了洗澡洗澡,不想被喻文州一把拦了下来。

“少天,伤口不能碰水。”

“等等!但是我一身汗啊队长!!!不让洗澡人干事!”黄少天表示接受不能。

喻文州耸耸肩:“那没办法,要不你等我回来,我帮你洗。”

 

“……”黄少天一脸纠结地看着他,似乎在思考这种方案的可能性。

喻文州继续微笑:“要么别洗,要么等我回来,选吧。”

“队长……”

“听话 ^ ^”

“好吧!”黄少天随手将领口拉的更开了一点,隐约露出锁骨,他跳上郑轩的桌子,冲喻文州摆摆手:“那你快点回来啊队长。”

喻文州点点头,抛给郑轩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

 

郑轩双手高举以示清白。

 

那边喻文州出了门,这边郑轩就一手托腮一手扶额的开口:“黄少,咱商量个事,以后喻队在的时候能靠我远点吗?”

“卧槽什么意思?我还没嫌你这一股子宅味呢你竟然嫌弃我!出去pk吗pk吗pk吗!反正队长不在我们战!个!痛!啊!”黄少天的腿不安分地晃来晃去,满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之前的任务黄少天出了满身的汗,又被刺伤了手臂,血腥味夹杂着热气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郑轩无奈地撇撇嘴,伸手欲推推黄少天。

“压力山大啊黄少,求放过。”

 

哪知手刚碰到黄少天的腰际就觉得不对,就算隔着衬衣,黄少天身上的温度还是瞬间传了过来,郑轩察觉到在接触的一瞬间黄少天敏感的抖了一下。
“唔……”细不可闻地呻吟蓦地滑了出来,郑轩急忙抬头,看见黄少天也有些呆滞地望向自己,皮肤逐渐变红,汗水越发的多了起来。

 “卧槽”郑轩暗骂一声不好,黄少天手指攥紧,想要跳下桌去,可脚一碰地就瘫软了下去,郑轩眼疾手快地捞起了他。

 

Omega信息素扑了郑轩满鼻。

 

一旁的徐景煕和宋晓听到动静也跑了过来,他俩都是beta,但黄少天的气味实在太浓烈,饶是他俩也发现了不妙,郑轩面色不善地看向黄少天,感觉自己的汗也流了下来,Alpha的本能使他瞬间释放出强大的信息素,这激的黄少天喘的更加厉害,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目光穿过郑轩直直落到了后方。

 

然后他咬着牙站起身,摇摇晃晃,脚步坚定地走了过去。

那是喻文州房间的方向。

 

郑轩紧皱眉头,他略带求救般望向徐景煕,后者会意急忙拿来抑制剂帮他服下,他深吸一口气,觉得平复了一些,对宋晓说:“快给喻队打电话,黄少他……发情了。”

 

 

搀扶着黄少天的宋晓点点头,伸手掏出手机。

“哈、发、发情?!”黄少天喘息着开口,挣扎着想抢过宋晓的手机:“别告诉队长!发情什么的又不是搞不定,冲个凉水澡就好。我说老郑你能把你那味道收一收吗我有点头晕啊!!这算不算公报私仇啊你漫画书真不是我撕的。队长呢……队长我想洗澡……嗯……”发情期的热浪一波一波袭来,黄少天的思维早已经不太清楚。

 

郑轩站的离他远了一点,内心受到了五百点的伤害,天知道他可是个alpha,虽然对黄少天并没有想法,但是被一个omega嫌弃味道还是挺难过的,尤其那个omega还处在发情期,徐景煕那边拨完了号,对郑轩说:“关机。”

 

“该死”郑轩思索了一下,对宋晓说:“你先把黄少送回房间,喻队八成是去了联络室,我去找,景煕你留这看家,把门锁上。”

 

宋晓点点头,扶起黄少天就往喻文州房间走,还不忘回头对郑轩喊一句:“老郑,我觉得这时候你干劲还挺足的嘛,呵呵。”

 

郑轩面无表情地看向徐景煕:“宋晓心这么脏喻队知道吗?”

“你觉得这对喻队来说算脏吗?”

“也是。”

 

喻文州将Dominator“啪”地拍到了桌子上,惊得屏幕对面的冯宪君眼皮一跳,他抬起头,却见喻文州依旧是一脸温和的笑容,好像刚才差点把Dominator摔坏的并不是他。

“局长”他语气平静地开口:“今天出任务的时候,少天的枪好像出了点状况,我要求解释。”

冯宪君指指椅子道:“先坐。文州啊,枪的事你应该去问技术部的肖队,这就找上我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喻文州道了谢坐下,直盯着冯宪君的双眼:“问过了,他们说这把枪是局里直接批给少天的,今天有个罪犯就因为这个刺伤了我的人。再重复一遍,我要求解释。”

冯宪君手指有些不耐烦的敲起了桌子:“哦?那可能是因为那个omega执行官准头太差?没击中血管?”

“这不可能”喻文州语气坚定:“谁都知道Dominator里的麻醉剂肌肉也可以传导,我找了人化验,麻醉剂有问题。好在……”

“你找了人化验?谁?”冯宪君打断他的话。

“我一个朋友,不是局里的。”喻文州没有丝毫不快般继续说到:“好在少天反应快,否则初次出任务就导致监视官死亡,这足够把他送回监护所了吧。”

冯宪君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轻微叹了一口气,直起身来。

“文州,你也知道,本来把omega作为执行官就已经是破例了,这无非就是个失误,你再这么紧咬着不放,我很难办的。”

喻文州也站起身,脸上的笑容依旧得体:“那抱歉了,局长,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只是希望这种‘失误’不会再有就好。打扰了,再见。”然后伸手中断了通讯。




评论
热度(9)
© 暂时闭关 ^ ^|Powered by LOFTER